錄自《文鏡秘府論》

[唐] 王昌齡
與君遠相知,不道云海深?!都臍g州》

得罪由己招,本性易然諾?!兑娮l至伊水》

黃葉亂秋雨,空齋愁暮心?!犊蜕崆锪爻氏谈浮?br>
通經彼上人,無跡任勤苦?!额}上人房》

楓橋延海岸,客帆歸富春?!端袜w賁覲省江東》

陵藪寒蒼茫,登城遂懷古?!兜浅菓压拧?br>
河口餞南客,進帆清江水?!端蛣e》

遷客又相送,風悲蟬更號。
微雨隨云收,蒙蒙傍山去。
日夕辨靈藥,空山松桂香。
墟落有懷縣,長煙溪樹邊。
青桂花未吐,江中獨鳴琴。
還家望炎海,楚葉下秋水。[注:此送友人之安南。]

王昌齡

王昌齡(698—757),字少伯,漢族,河東晉陽(今山西太原)人,又一說京兆長安人(今西安)人。盛唐著名邊塞詩人。

王昌齡早年貧苦,主要依靠農耕維持生活,30歲左右進士及第。初任秘書省校書郎,而后又擔任博學宏辭、汜水尉,因事被貶嶺南。開元末返長安,改授江寧丞。被謗謫龍標尉。安史亂起,被刺史閭丘曉所殺。

王昌齡與李白、高適、王維、王之渙、岑參等人交往深厚。其詩以七絕見長,尤以登第之前赴西北邊塞所作邊塞詩最著,有“詩家夫子王江寧”之譽,又被后人譽為“七絕圣手”。王昌齡詩緒密而思清,與高適、王之渙齊名,時謂王江寧。有文集六卷,今編詩四卷。

代表作有《從軍行七首》《出塞》《閨怨》等。

推薦詩詞

孔雀東南飛(漢·漢無名氏)

序曰:漢末建安中,廬江府小吏焦仲卿妻劉氏,為仲卿母
所遣,自誓不嫁。其家逼之,乃投水而死。仲卿聞之,亦
自縊于庭樹。時人傷之,為詩云爾。

孔雀東南飛,五里一徘徊。
十三能織素,十四學裁衣。
十五彈箜篌,十六誦詩書。
十七為君婦,心中??啾?。
君既為府吏,守節情不移。
賤妾留空房,相見常日稀。
雞鳴入機織,夜夜不得息。
三日斷五疋,大人故嫌遲。
非為織作遲,君家婦難為。
妾不堪驅使,徒留無所施。
便可白公姥,及時相遣歸。

府吏得聞之,堂上啟阿母。
兒已薄祿相,幸復得此婦。
結發同枕席,黃泉共為友。
共事二三年,始而未為久。
女行無偏斜,何意致不厚。
阿母謂府吏,何乃太區區。
此婦無禮節,舉動自專由。
吾意久懷忿,汝豈得自由。
東家有賢女,自名秦羅敷。
可憐體無比,阿母為汝求。
便可速遣之,遣去慎莫留。
府吏長跪告,伏惟啟阿母。
今若遣此婦,終老不復娶。
阿母得聞之,槌床便大怒。
小子無所畏,何敢助婦語。
吾已失恩義,會不相從許。

府吏默無聲,再拜還入戶。
舉言謂新婦,哽咽不能語。
我自不驅卿,逼迫有阿母。
卿但暫還家,吾今且赴府。
不久當歸還,還必相迎取。
以此下心意,慎勿違吾語。
新婦謂府吏,勿復重紛紜。
往昔初陽歲,謝家來貴門。
奉事循公姥,進止敢自專?
晝夜勤作息,伶俜縈苦辛。
謂言無罪過,供養卒大恩。
仍更被驅遣,何言復來還?
妾有繡腰襦,葳蕤自生光。
紅羅復斗帳,四角垂香囊。
箱簾六七十,綠碧青絲繩。
物物各具異,種種在其中。
人賤物亦鄙,不足迎后人。
留待作遣施,于今無會因。
時時為安慰,久久莫相忘。

雞鳴外欲曙,新婦起嚴妝。
著我繡夾裙,事事四五通。
足下躡絲履,頭上玳瑁光。
腰若流紈素,耳著明月珰。
指如削蔥根,口如含珠丹。
纖纖作細步,精妙世無雙。
上堂謝阿母,阿母怒不止。
昔作女兒時,生小出野里。
本自無教訓,兼愧貴家子。
受母錢帛多,不堪母驅使。
今日還家去,念母勞家里。
卻與小姑別,淚落連珠子。
新婦初來時,小姑始扶床。
今日被驅遣,小姑如我長。
勤心養公姥,好自相扶將。
初七及下九,嬉戲莫相忘。
出門登車去,涕落百余行。

府吏馬在前,新婦車在后。
隱隱何甸甸,俱會大道口。
下馬入車中,低頭共耳語。
誓不相隔卿,且暫還家去。
吾今且赴府,不久當還歸。
誓天不相負,新婦謂府吏,
感君區區懷。君既若見錄,
不久望君來。君當作磐石,
妾當作蒲葦。蒲葦韌如絲,
磐石無轉移。我有親父兄,
性行暴如雷??植蝗挝乙?,
逆以煎我懷。舉手長勞勞,
二情同依依。

入門上家堂,進退無顏儀。
阿母大拊掌,不圖子自歸。
十三教汝織,十四能裁衣。
十五彈箜篌,十六知禮儀。
十七遣汝嫁,謂言無誓違。
汝今何罪過,不迎而自歸?
蘭芝慚阿母,兒實無罪過。
阿母大悲摧。

還家十余日,縣令遣媒來。
云有第三郎,窈窕世無雙。
年始十八九,便言多令才。
阿母謂阿女,汝可去應之。
阿女含淚答,蘭芝初還時,
府吏見叮嚀,結誓不別離。
今日違情義,恐此事非奇。
自可斷來信,徐徐更謂之。
阿母白媒人,貧賤有此女。
始適還家門,不堪吏人婦。
豈合令郎君?幸可廣問訊,
不得便相許。

媒人去數日,尋遣丞請還。
說有蘭家女,承籍有宦官。
云有第五郎,嬌逸未有婚。
遣丞為媒人,主簿通語言。
直說太守家,有此令郎君。
既欲結大義,故遣來貴門。
阿母謝媒人,女子先有誓,
老姥豈敢言。阿兄得聞之,
悵然心中煩。舉言謂阿妹,
作計何不量。先嫁得府吏,
后嫁得郎君。否泰如天地,
足以榮汝身。不嫁義郎體,
其往欲何云。蘭芝仰頭答,
理實如兄言。謝家事夫君,
中道還兄門。處分適兄意,
那得自任專。雖與府吏約,
后會永無緣。登即相許和,
便可作婚姻。

媒人下床去,諾諾復爾爾。
還部白府君,下官奉使命,
言談大有緣。府君得聞之,
心中大歡喜。視歷復開書,
便利此月內,六合正相應。
良吉三十日,今已二十七,
卿可去成婚。交語速裝束,
絡繹如浮云。青雀白鵠舫,
四角龍子幡。婀娜隨風轉,
金車玉作輪。躑躅青驄馬,
流蘇金縷鞍。赍錢三百萬,
皆用青絲穿。雜彩三百疋,
交廣市鮭珍。從人四五百,
郁郁登郡門。

阿母謂阿女,適得府君書,
明日來迎汝。何不作衣裳,
莫令事不舉。阿女默無聲,
手巾掩口啼,淚落便如瀉。
移我琉璃榻,出置前廳下。
左手持刀尺,右手執綾羅。
朝成繡夾裙,晚成單羅衫。
暗暗日欲暝,愁思出門啼。
府吏聞此變,因求假暫歸。
未至二三里,摧藏馬悲哀。
新婦識馬聲,躡履相逢迎。
悵然遙相望,知是故人來。
舉手拍馬鞍,嗟嘆使心傷。
自君別我后,人事不可量。
果不如先愿,又非君所詳。
我有親父母,逼迫兼弟兄。
以我應他人,君還何所望。
府吏謂新婦,賀君得高遷。
磐石方且厚,可以卒千年。
蒲葦一時韌,便作旦夕間。
卿當日勝貴,吾獨向黃泉。
新婦謂府吏,何意出此言。
同是被逼迫,君爾妾亦然。
黃泉下相見,勿違今日言。
執手分道去,各各還家門。
生人作死別,恨恨那可論。
念與世間辭,千萬不復全。

府吏還家去,上堂拜阿母。
今日大風寒,寒風摧樹木,
嚴霜結庭蘭。兒今日冥冥,
令母在后單。故作不良計,
勿復怨鬼神。命如南山石,
四體康且直。阿母得聞之,
零淚應聲落。汝是大家子,
仕宦于臺閣。慎勿為婦死,
貴賤情何薄。東家有賢女,
窈窕艷城郭。阿母為汝求,
便復在旦夕。府吏再拜還,
長嘆空房中,作計乃爾立。
轉頭向戶里,漸見愁煎迫。

其日牛馬嘶,新婦入青廬。
暗暗黃昏后,寂寂人定初。
我命絕今日,魂去尸長留。
攬裙脫絲履,舉身赴清池。
府吏聞此事,心知長別離。
徘徊庭樹下,自掛東南枝。

兩家求合葬,合葬華山傍。
東西植松柏,左右種梧桐。
枝枝相覆蓋,葉葉相交通。
中有雙飛鳥,自名為鴛鴦。
仰頭相向鳴,夜夜達五更。
行人駐足聽,寡婦起彷徨。
多謝后世人,戒之慎勿忘。

魏將軍歌(唐·杜甫)

將軍昔著從事衫,鐵馬馳突重兩銜。
披堅執銳略西極,昆侖月窟東嶄巖。
君門羽林萬猛士,惡若哮虎子所監。
五年起家列霜戟,一日過海收風帆。
平生流輩徒蠢蠢,長安少年氣欲盡。
魏侯骨聳精爽緊,華岳峰尖見秋隼。
星躔寶校金盤陀,夜騎天駟超天河。
欃槍熒惑不敢動,翠蕤云旓相蕩摩。
吾為子起歌都護,酒闌插劍肝膽露。
鉤陳蒼蒼風玄武,萬歲千秋奉明主,
臨江節士安足數。

秋江晚泊(唐·劉禹錫)

長泊起秋色,空江涵霽暉。暮霞千萬狀,賓鴻次第飛。
古戍見旗迥,荒村聞犬稀。軻峨艑上客,勸酒夜相依。

湖上(宋·徐元杰)

花開紅樹亂鶯啼,草長平湖白鷺飛。
風日晴和人意好,夕陽簫鼓幾船歸。

擬古詩七十首(錄一十三首)(明·盛時泰)

陳思王植贈友往祚頹已久,大業緬方新。
仰視圣皇德,承胤為我親。
暇日荷休明,高館集眾賓。
中廚列庖饌,水陸備鮮鱗。
涼風起天末,皓月照秋旻。
感此四海士,無言越與秦。
共生盛明世,矯矯如鳳麟。
芳茵吐華燭,氣蒸為煙云。
酒行不停觴,循轉猶車輪。
揮毫賦詩篇,影落響必臻。
泛泛鄴河水,同為藩翰臣。
忝承宗社寄,金圭積我身。
管弦娛耳目,佳人世所珍。
??诌h志促,有懷不及伸。
愿同慷慨士,居處得依仁。
庶以展節義,歲晏奉殷勤。
應文學玚侍集華堂秉列炬,光景中夜全。
欣此良宴集,侍坐俱忘還。
自慚鉛槧徒,得以廁芳筵。
四座盡妙士,醉后唱高言。
揮毫不停飛,侍女出邯鄲。
年齒二八余,桃李為面顏。
促膝進旨酒,雕楹奏鹍弦。
一飲盡百卮,不惜年歲捐。
豈不念窮困,所托在芝蘭。
馨香入懷袖,永矢愿弗刊。
張黃門協苦雨凄凄三秋時,寒風夜及朝。
霖雨天中來,濕我旌與旓。
我本從征士,道路走已交。
飄飄如飛燕,不得歸故巢。
腹饑衣又薄,海隅久飄飖。
盛年不可再,壯志日已消。
逆旅逢主人,四壁多矰蛸。
自我于役來,愁多歡彌劭。
況此觀獲時,中心感田苗。
漂泊不可拾,棄此東作勞。
雙淚落已盡,私意猶自膠。
哀哀發短詠,聊以奏長謠。
居人如見和,絲竹奚相嘲。
郭弘農璞游仙曾讀海岳傳,天地以為家。
豈羨人世榮,倏忽如蕣華。
三島多奇峰,金銀生異花。
不飲亦不食,但思餐云霞。
云霞結彩繡,文螭為輕車。
佐佑有玉女,婉孌成姻婭。
下視東陵生,空種青門瓜。
終身辭一侯,不解為丹砂。
丹砂信可學,仙路原非遐。
支道人遁贊佛震旦值熙陽,首夏時清和。
緬懷鷲嶺地,茲夕降奢摩。
明星一悟法,慈悲周九阿。
撚花陟寶座,花影何婀娜。
阿難笑傳意,外道生障魔。
豈期一莖草,可為千丈柯。
歷劫已無數,未來今已過。
嗟予稟夙愆,幸得渡慈波。
巍巍雞足山,眾寶何嵯峨。
一自法鼓息,昏夜徒吹螺。
禪解既已鮮,支離何眾多。
空有澄觀理,不聆帝子歌。
遂使閻屠人,終日疲婆娑。
真性了無取,千載如一俄。
顛倒識浪中,仡仡復蹉蹉。
哀哉此眾生,忍聞修多羅。
渡海必以筏,無筏難涉河。
渡竟還自渡,由旬與剎那。
寄言后世士,諷誦無怠跎。
梁簡文綱閨懷羅衣空自熏,舟航不慚憩。
情知流水長,自恃剪刀利。
將刀欲割水,如花還引蒂。
歡悰自久蹔,儂情無難易。
朝旭忽杲杲,夜漏復丁丁。
妃子懷湘浦,文君問長卿。
何水部遜示寮流英辭嫣紅,芳苔敞初碧。
感茲春日晴,欣此夏云色。
高天下薰風,中林啟瑤席。
閑怡眾蔚舒,靜悅清商激。
懷中瑤華音,門前車馬客。
懷刺始見投,牽裳不假幘。
容輝一以遘,琴樽愜所適。
罵坐無往人,投轄有新跡。
幸此休沐閑,無言朝請迫。
明星方在戶,雞鳴以為則。
吳記室均春怨春宵難孤眠,清曉易雙曙。
既自未逢新,那能不懷故。
新歡猶水萍,故人似風絮。
寄衣今已遲,裁書昨復誤。
祗對銀缸花,不識金微路。
干戈信縱橫,營壘幾屯聚。
未見奏凱還,更聞代人戍。
豈忘君年衰,復恨妾顏暮。
流機積寸絲,剪刀驚尺素。
徘徊明月前,形影自相顧。
崔員外顥游俠生長在大梁,好與俠少游。
俠少有駿馬,銀鞍千金鎪。
曉日騎馬出,夜聽彈箜篌。
酒酣不自惜,擲與黑貂裘。
平生重然諾,不解輕為愁。
英風滿人口,姓名遍皇州。
摴蒲名花下,挾瑟樓上頭。
昨成遼海勛,得賜雙旗斿。
肯學蓬累人,棲遲老一丘。
功名不解取,白首常多憂。
豈知公孫弘,終拜平津侯。
岑嘉州參塞宴苜蓿遍原野,春來馬多肥。
今日烽燧靜,聊以解征衣。
置酒召朋侶,日暮不見歸。
何處射獵去,貂裘間輕緋。
昨日已賜爵,前時初解圍。
軍中重膽略,無如君所為。
醉擁美人坐,不惜雙珠琲。
門前羅金鉦,庭中插羽旂。
錦瑟時一彈,空侯在中幃。
杯行不知算,入手如欲飛。
為謝眾賓客,四座多光輝。
何以報天子,從今羽檄稀。
高常侍適詠途孟渚多悲風,入夜復及朝。
春來渚水綠,愛此顏色嬌。
凌晨騎馬出,射落云中雕。
自從服官來,身得為下僚。
封丘一作尉,始覺身為勞。
歸家視妻子,短發何蕭蕭。
入官已三日,暗覺秋風搖。
人生貴適意,何不歸擲梟。
里中諸年少,安用折簡招。
在昔馬相如,曾題萬里橋。
何如擁文君,犢鼻謝金貂。
始悔出門意,道途空寥寥。
李翰林白自明從來解歌人,古時有秦青。
酌酒不得見,為我陶性靈。
空與齷齪士,拘然同一形。
紅顏一以變,鬒發將成星。
狂來且須飲,罄此雙玉瓶。
暫醉花下眠,忘此春冥冥。
葡萄夏初熟,顆顆如紫玉。
涼月夜不扃,遂向月中宿。
月中有嫦娥,應來下相逐。
攜我上天去,姓名拋鬼錄。
我愿為嫦娥,從新制歌曲。
一醉十萬齡,翻嫌藥杵促。
素娥不知數,一一向我矚。
我把白榆漿,頃刻變醽醁。
素娥意不投,擲我下海舟。
長風三萬里,知向何方游。
龍宮敞雙闕,閽者反見求。
問我名與姓,身上云煙浮。
但知去所向,不計來何由。
我見長須宰,呼為人世囚。
送我上天界,焉能處中州。
海波遂騰沸,浪起如山丘。
杜員外甫述貶自予來巴州,得繼昔賢后。
游覽錦官城,功名奚所取。
溪邊一草堂,縛茅自吾手。
賓朋雖眾多,性情無所偶。
醉來賦新詩,豪蕩不復有。
建安與西京,肯為人輕售。
騎驢自暮歸,秋風甘白首。
面目雖已黎,精神日抖擻。
丈夫抱經濟,進則夔龍耦。
思以拯蒼生,勛庸高北斗。
肯為升斗粟,易我平生守。
朝夕貴人前,奴顏效奔走。
皇天有深仁,茲貶意誠厚。
昨游孔明祠,眼見柏紋紐。
扶漢豈不勞,三分帝所受。
下視曹與孫,心術一何丑。
覬覦竊神器,不出漢廷授。
一時忠義人,粉身向齏臼。
譬彼大廈顛,一木焉能救。
我今濩落來,所賴惟親舊。
君王恩未酬,交結得朋友。
于以棲余齡,沒齒亦何咎。
所存喘息在,居然共田叟。
饑寒良切身,履穿還露肘。
在處與冷汁,聊以充吾口。
意氣干云霄,自知未為負。
豈為活斯須,所貪在杯酒。

六賢祠(明·張明弼)

山川亦自有聲氣,西湖不易與人熱。
五日京兆王弇州,冷面臬司號寒鐵。
原與湖山非久要,心胸不復留風月。
猶議當時李鄴侯,西泠尚未通舟楫。
惟有林蘇白樂天,真與煙霞相接納。
風流俎豆自千秋,松風菊露梅花雪。

彈歌(先秦·先秦無名)

斷竹續竹。飛土逐宍。

揚州慢·淳熙丙申正日(宋·姜夔)

淳熙丙申正日,予過維揚。夜雪初霽,薺麥彌望。入其城
則四壁蕭條,寒水自碧,暮色漸起,戍角悲吟。予懷愴然
,感慨今昔,因自度此曲。千巖老人以為有《黍離》之悲
也。

淮左名都,竹西佳處,解鞍少駐初程。
過春風十里,盡薺麥青青。
自胡馬窺江去后,廢池喬木,猶厭言兵。
漸黃昏、清角吹寒,都在空城。

杜郎俊賞,算而今重到須驚。
縱豆蔻詞工,青樓夢好,難賦深情。
二十四橋仍在,波心蕩冷月無聲。
念橋邊紅藥,年年知為誰生。

北齊二首(唐·李商隱)

一笑相傾國便亡,
何勞荊棘始堪傷。
小憐玉體橫陳夜,
已報周師入晉陽。

巧笑知堪敵萬幾,
傾城最在著戎衣。
晉陽已陷休回顧,
更請君王獵一圍。

淮中晚泊犢頭(宋·蘇舜欽)

春陰垂野草青青,
時有幽花一樹明。
晚泊孤舟古祠下,
滿川風雨看潮生。

哈密| 平潭| 龙口| 吉安| 哈密| 日照| 威海| 贵港| 德清| 金昌| 石嘴山| 博尔塔拉| 永州| 兴安盟| 神农架| 锦州| 清徐| 阳泉| 台山| 泉州| 燕郊| 赵县| 博尔塔拉| 济源| 吴忠| 香港香港| 赵县| 靖江| 淮南| 大庆| 台中| 玉溪| 上饶| 琼中| 四平| 张北| 库尔勒| 南京| 神木| 台州| 五指山| 象山| 蓬莱| 开封| 本溪| 保定| 龙岩| 燕郊| 如皋| 锡林郭勒| 巴中| 武夷山| 燕郊| 寿光| 萍乡| 新疆乌鲁木齐| 鹤壁| 海西| 遵义| 瓦房店| 江西南昌| 毕节| 晋江| 宿迁| 惠东| 吉林| 保亭| 马鞍山| 长葛| 台州| 怀化| 阿拉善盟| 伊春| 酒泉| 蚌埠| 株洲| 灵宝| 红河| 唐山| 衡阳| 寿光| 烟台| 陕西西安| 迪庆| 溧阳| 湖北武汉| 大庆| 巴音郭楞| 台中| 涿州| 如东| 固原| 安顺| 甘孜| 克孜勒苏| 吉安| 大理| 文昌| 博罗| 伊犁| 乌兰察布| 绍兴| 漯河| 哈密| 文昌| 塔城| 兴安盟| 九江| 正定| 晋江| 常州| 安阳| 山南| 海拉尔| 巢湖| 宿州| 铜陵| 鸡西| 辽宁沈阳| 靖江| 益阳| 安庆| 鞍山| 大丰| 霍邱| 乐平| 达州| 榆林| 景德镇| 德州| 大同| 湘西| 榆林| 三沙| 绵阳| 海西| 陕西西安| 安阳| 湛江| 湖北武汉| 贵港| 高雄| 桐城| 东海| 广州| 阿拉尔| 象山| 乌海| 黑河| 铁岭| 酒泉| 琼海| 泉州| 株洲| 衢州| 简阳| 永州| 七台河| 迁安市| 河北石家庄| 景德镇| 株洲| 沭阳| 海东| 新乡| 漯河| 江苏苏州| 德清| 乐平| 朔州| 临沂| 喀什| 迪庆| 乌兰察布| 晋江| 岳阳| 南京| 乐山| 威海| 肇庆| 伊犁| 三沙| 赤峰| 枣阳| 吉林| 来宾| 湛江| 桐城| 四平| 南通| 潜江| 河南郑州| 吉林| 朔州| 临汾| 巢湖| 南充| 内江| 聊城| 泗洪| 安顺| 来宾| 怀化| 毕节| 鸡西| 扬州| 玉溪| 寿光| 保山| 博罗| 青海西宁| 沧州| 五指山| 临沧| 武夷山| 呼伦贝尔| 普洱| 鹰潭| 陵水| 嘉善| 宿迁| 黄山| 巢湖| 长垣| 克孜勒苏| 南通| 黑河| 鹤壁| 汕尾| 郴州| 六安| 广饶| 乌海| 姜堰| 清徐| 铜川| 邹平| 通化| 寿光| 平潭| 灵宝| 绍兴| 包头| 桓台| 广元| 清远| 湖北武汉| 运城| 黔东南| 天长| 阳江| 平潭| 临汾| 黑河| 钦州| 赣州| 日土| 金坛| 广安| 湖州| 鹤壁| 株洲| 雄安新区| 绵阳| 大丰| 崇左| 吕梁| 赤峰| 阜阳| 抚顺| 铜川| 西藏拉萨| 桓台| 宜昌| 陵水| 贵港| 包头| 衡水| 桐城| 安阳| 瑞安| 泰兴| 海南| 灌南| 喀什| 天门| 衡阳| 潮州| 潜江| 泰安| 天长| 雄安新区| 乌兰察布| 威海| 包头| 焦作| 醴陵| 梅州| 商洛| 漯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