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雁

[唐] 杜牧
金河秋半虜弦開,云外驚飛四散哀。
仙掌月明孤影過,長門燈暗數聲來。
須知胡騎紛紛在,豈逐春風一一回。
莫厭瀟湘少人處,水多菰米岸莓苔。
 須知胡騎紛紛在:一作雖隨胡馬翩翩去。
 莫厭:一作好是。

  唐武宗會昌二年(842)八月,北方少數民族回鶻烏介可汗率眾向南騷擾。北方邊地各族人民流離四散,痛苦不堪。杜牧當時任黃州刺史,聽到這個消息,對邊地人民的命運深為關注。八月是大雁開始南飛的季節,詩人目送征雁,觸景感懷,因以“早雁”為題,托物寓意,以描寫大雁四散驚飛,喻指飽受騷擾、

  流離失所的邊地人民而寄予深切同情。

  首聯想象鴻雁遭射四散的情景。金河,在今內蒙古自治區呼和浩特市南,這里泛指北方邊地?!疤斚议_”,是雙關挽弓射獵和發動軍事騷擾活動。這兩句生動地展現出一幅邊塞驚雁的活動圖景:仲秋塞外,廣漠無邊,正在云霄展翅翱翔的雁群忽然遭到胡騎的襲射,立時驚飛四散,發出凄厲的哀鳴?!绑@飛四散哀”五個字,從情態、動作到聲音,寫出一時間連續發生的情景,層次分明而又貫串一氣,是非常真切凝煉的動態描寫。

  頷聯續寫“驚飛四散”的征雁飛經都城長安上空的情景。漢代建章宮有金銅仙人舒掌托承露盤,“仙掌”指此。清涼的月色映照著宮中孤聳的仙掌,這景象已在靜謐中顯出幾分冷寂;在這靜寂的畫面上又飄過孤雁縹緲的身影,就更顯出境界之清寥和雁影之孤孑。失寵者幽居的長門宮,燈光黯淡,本就充滿悲愁凄冷的氣氛,在這種氛圍中傳來幾聲失群孤雁的哀鳴,就更顯出境界的孤寂與雁鳴的悲涼?!肮掠斑^”、“數聲來”,一繪影,一寫聲,都與上聯“驚飛四散”相應,寫的是失群離散、形單影只之雁。兩句在情景的描寫、氣氛的烘染方面,極細膩而傳神。透過這幅清冷孤寂的孤雁南征圖,可以隱約感受到那個衰頹時代悲涼的氣氛。詩人特意使驚飛四散的征雁出現在長安宮闕的上空,似乎還隱寓著微婉的諷慨。它讓人感到,居住在深宮中的皇帝,不但無力、而且也無意拯救流離失所的邊地人民。月明燈暗,影孤啼哀,整個境界,正透出一種無言的冷漠。

  頸聯又由征雁南飛遙想到它們的北歸,說如今胡人的騎兵射手還紛紛布滿金河一帶地區,明春氣候轉暖時節,你們又怎能隨著和煦的春風一一返回自己的故鄉呢?大雁秋來春返,故有“逐春風”而回的設想,但這里的“春風”似乎還兼有某種比興象征意義。據《資治通鑒》載,回鶻侵擾邊地時,唐朝廷“詔發陳、許、徐、汝、襄陽等兵屯太原及振武、天德,俟來春驅逐回鶻”。朝廷上的“春風”究竟能不能將流離異地的征雁吹送回北方呢?大雁還在南征的途中,詩人卻已想到它們的北返;正在哀憐它們的驚飛離散,卻已想到它們異日的無家可歸。這是對流離失所的邊地人民無微不至的關切?!绊氈?、“豈逐”,更象是面對邊地流民深情囑咐的口吻。兩句一意貫串,語調輕柔,情致深婉。這種深切的同情,正與上聯透露的無言的冷漠形成鮮明的對照。

  流離失所、欲歸不得的征雁,何處是它們的歸宿?—“莫厭瀟湘少人處,水多菰米岸莓苔?!睘t湘指今湖南中部、南部一帶。相傳雁飛不過衡陽,所以這里想象它們在瀟湘一帶停歇下來。菰米,是一種生長在淺水中的多年生草本植物的果實(嫩莖叫茭白)。莓苔,是一種薔薇科植物,子紅色。這兩種東西都是雁的食物。詩人深情地勸慰南飛的征雁:不要厭棄瀟湘一帶空曠人稀,那里水中澤畔長滿了菰米莓苔,盡堪作為食料,不妨暫時安居下來吧。詩人在無可何中發出的勸慰與囑咐,更深一層地表現了對流亡者的深情體貼。由南征而想到北返,這是一層曲折;由北返無家可歸想到不如在南方尋找歸宿,這又是一層曲折。通過層層曲折轉跌,詩人對邊地人民的深情系念也就表達得愈加充分和深入?!澳獏挕倍?,耽心南來的征雁也許不習慣瀟湘的空曠孤寂,顯得蘊藉深厚,體貼備至。

  這是一首托物寓慨的詩。通篇采用比興象征手法,表面上似乎句句寫雁,實際上,它句句寫時事,句句寫人。風格婉曲細膩,清麗含蓄。而這種深婉細膩又與輕快流走的格調和諧地統一在一起,在以豪宕俊爽為主要特色的杜牧詩中,是別開生面之作。

 ?。▌W鍇)

杜牧

杜牧(803年-約852年),字牧之,號樊川居士,漢族,京兆萬年(今陜西西安)人。杜牧是唐代杰出的詩人、散文家,是宰相杜佑之孫,杜從郁之子。唐文宗大和二年26歲中進士,授弘文館校書郎。后赴江西觀察使幕,轉淮南節度使幕,又入觀察使幕,理人國史館修撰,膳部、比部、司勛員外郎,黃州、池州、睦州刺史等職。

因晚年居長安南樊川別墅,故后世稱“杜樊川”,著有《樊川文集》。杜牧的詩歌以七言絕句著稱,內容以詠史抒懷為主,其詩英發俊爽,多切經世之物,在晚唐成就頗高。杜牧人稱“小杜”,以別于杜甫,"大杜“。與李商隱并稱“小李杜”。

推薦詩詞

春陰(宋·呂夏卿)

海棠陰淺日黃昏,畫閣輕寒繡被溫。
春夢醒來能記否,賣花聲過忽開門。

徐姬詩(明·徐禎卿)

繞廊吟罷楊花句,欲覓楊花樹已空。
日暮街頭春雪散,杜鵑無力泣東風。

菩薩蠻·山亭水榭秋方半(宋·朱淑真)

山亭水榭秋方半。鳳幃寂寞無人伴。
愁悶一番新。雙蛾只舊顰。
起來臨繡戶。時有疏螢度。
我謝月相憐。今宵不忍圓。

猗嗟(先秦·詩經)

猗嗟昌兮,頎而長兮。抑若揚兮,美目揚兮。
巧趨蹌兮,射則臧兮。

猗嗟名兮,美目清兮,儀既成兮。
終日射侯,不出正兮,展我甥兮。

猗嗟孌兮,清揚婉兮。舞則選兮,射則貫兮。
四矢反兮,以御亂。

卜算子·詠梅(現代·毛澤東)

風雨送春歸,
飛雪迎春到。
已是懸崖百丈冰,
猶有花枝俏。

俏也不爭春,
只把春來報。
待到山花爛漫時,
她在叢中笑。

蘇小小墓(唐·李賀)

幽蘭露,如啼眼。
無物結同心,
煙花不堪剪。
草如茵,松如蓋。
風為裳,水為珮。
油壁車,夕相待。
冷翠燭,勞光彩。
西陵下,風吹雨。

代結客少年場行(南北朝·鮑照)

驄馬金絡頭。錦帶佩吳鉤。
失意杯酒間。白刃起相讎。
追兵一旦至。負劍遠行游。
去鄉三十載。復得還舊丘。
升高臨四關。表里望皇州。
九涂平若水。雙闕似云浮。
扶宮羅將相。夾道列王侯。
日中市朝滿。車馬若川流。
擊鐘陳鼎食。方駕自相求。
今我獨何為。埳壈懷百憂。

離騷(唐·陸龜蒙)

天問復招魂,無因徹帝閽。
豈知千麗句,不敵一讒言。

青門飲 寄寵人(宋·時彥)

胡馬嘶風,漢旗翻雪,彤云又吐,一竿殘照。古木連空,亂山無數,行盡暮沙衰草。星斗橫幽館,夜無眠、燈花空老。霧濃香鴨,冰凝淚燭,霜天難曉。長記曉妝才了,一杯未盡,離懷多少。醉里秋波,夢中朝雨,都是醒時煩惱。料有牽情處,忍思量、耳邊曾道。甚時躍馬歸來,認得迎門輕笑。

雜曲歌辭·古別離(唐·聶夷中)

欲別牽郎衣,問郎游何處。不恨歸日遲,莫向臨邛去。

相關作者
孝感| 承德| 枣阳| 承德| 宿迁| 邵阳| 绵阳| 寿光| 石狮| 五家渠| 资阳| 张家口| 山东青岛| 遵义| 三沙| 大庆| 那曲| 招远| 赤峰| 深圳| 马鞍山| 凉山| 肇庆| 德州| 遂宁| 扬州| 铜仁| 宿州| 焦作| 东海| 雄安新区| 玉环| 江西南昌| 乌兰察布| 曲靖| 呼伦贝尔| 深圳| 大同| 南京| 云浮| 泸州| 五指山| 象山| 咸阳| 博尔塔拉| 衡阳| 金坛| 惠州| 通辽| 湖南长沙| 和县| 辽源| 乌海| 六安| 大连| 娄底| 玉树| 建湖| 梧州| 宜昌| 福建福州| 梅州| 信阳| 泉州| 平凉| 乌兰察布| 无锡| 荆州| 乌兰察布| 周口| 吐鲁番| 松原| 涿州| 齐齐哈尔| 江西南昌| 慈溪| 温岭| 昌都| 枣阳| 周口| 晋中| 黔南| 保定| 莆田| 西双版纳| 台湾台湾| 济南| 天长| 宝应县| 乳山| 长兴| 浙江杭州| 贵港| 菏泽| 凉山| 台北| 库尔勒| 云浮| 安吉| 潮州| 山南| 玉溪| 四川成都| 赣州| 昌吉| 抚顺| 新余| 甘南| 双鸭山| 随州| 泰安| 泰兴| 攀枝花| 乐平| 燕郊| 普洱| 嘉兴| 宜昌| 云南昆明| 吉林长春| 招远| 东莞| 武安| 承德| 余姚| 泰兴| 达州| 承德| 青海西宁| 阿克苏| 东阳| 乌兰察布| 宁波| 金华| 鄢陵| 甘南| 垦利| 昭通| 泉州| 临猗| 东莞| 南充| 伊犁| 广西南宁| 赤峰| 咸阳| 绍兴| 玉溪| 武夷山| 江西南昌| 喀什| 泗阳| 怀化| 南阳| 曲靖| 云南昆明| 张掖| 双鸭山| 鸡西| 滕州| 沛县| 库尔勒| 温州| 漯河| 上饶| 儋州| 鄂州| 巴中| 中卫| 建湖| 滁州| 固原| 安吉| 平顶山| 湘潭| 福建福州| 邳州| 公主岭| 项城| 黔东南| 威海| 巴彦淖尔市| 广汉| 淮南| 靖江| 内蒙古呼和浩特| 龙口| 连云港| 玉环| 台州| 庆阳| 玉溪| 驻马店| 齐齐哈尔| 昌都| 靖江| 昌吉| 赤峰| 临沂| 云浮| 青州| 仁怀| 桐乡| 焦作| 钦州| 曲靖| 咸阳| 乐清| 临猗| 遵义| 潜江| 苍南| 浙江杭州| 任丘| 沛县| 仙桃| 三沙| 新余| 曲靖| 喀什| 沛县| 亳州| 株洲| 台南| 乐平| 台山| 咸阳| 宿迁| 惠东| 营口| 呼伦贝尔| 湖北武汉| 五指山| 五指山| 南京| 湖南长沙| 绥化| 海南| 抚顺| 泰州| 库尔勒| 南阳| 迪庆| 新余| 资阳| 诸城| 齐齐哈尔| 喀什| 扬州| 兴安盟| 宜昌| 九江| 宜宾| 来宾| 周口| 沧州| 日土| 酒泉| 巴彦淖尔市| 泸州| 神木| 西双版纳| 临夏| 韶关| 博尔塔拉| 潮州| 吕梁| 临夏| 林芝| 甘南| 青海西宁| 攀枝花| 阿坝| 南京| 邵阳| 舟山| 定西| 白沙| 东海| 柳州| 荆州| 陇南| 黄山| 昌吉| 齐齐哈尔| 定州| 遵义| 涿州| 长垣| 阿拉善盟| 长治| 克孜勒苏| 图木舒克| 文山| 吕梁| 万宁| 图木舒克| 鄢陵| 泰州| 德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