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詞

[唐] 劉禹錫
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勝春朝。
晴空一鶴排云上,便引詩情到碧霄。
分類標簽: 描寫秋天 初中
我國古代文學中,常將“秋”與“愁”等同起來。這首寫秋的詩卻爽朗明快,表現了詩人積極樂觀的心境。前兩句是議論,直接表達了秋日勝春朝的看法。后兩句晴空中排云而上的白鶴形象,把詩人的豪邁樂觀之情抒發得淋漓盡致。
-----------------------

自古逢秋悲寂寥, 我言秋日勝春朝。
  晴空一鶴排云上, 便引詩情到碧霄。

  山明水凈夜來霜, 數樹深紅出淺黃。
  試上高樓清入骨, 豈如春色嗾人狂。

  這兩首詩的可貴,在于詩人對秋天和秋色的感受與眾不同,一反過去文人悲秋的傳統,唱出了昂揚的勵志高歌。

  詩人深深懂得古來悲秋的實質是志士失志,對現實失望,對前途悲觀,因而在秋天只看到蕭條,感到寂寥,死氣沉沉。詩人同情他們的遭遇和處境,但不同意他們的悲觀失望的情感。他針對這種寂寥之感,偏說秋天比那萬物萌生、欣欣向榮的春天要好,強調秋天并不死氣沉沉,而是很有生氣。他指引人們看那振翅高舉的鶴,在秋日晴空中,排云直上,矯健凌厲,奮發有為,大展鴻圖。顯然,這只鶴是獨特的、孤單的。但正是這只鶴的頑強奮斗,沖破了秋天的肅殺氛圍,為大自然別開生面,使志士們精神為之抖擻。這只鶴是不屈志士的化身,奮斗精神的體現。所以詩人說,“便引詩情到碧霄”?!霸娧灾尽?,“詩情”即志氣。人果真有志氣,便有奮斗精神,便不會感到寂寥。這就是第一首的主題思想。

  這兩首《秋詞》主題相同,但各寫一面,既可獨立成章,又是互為補充。其一贊秋氣,其二詠秋色。氣以勵志,色以冶情。所以贊秋氣以美志向高尚,詠秋色以頌情操清白。景隨人移,色由情化。景色如容妝,見性情,顯品德。春色以艷麗取悅,秋景以風骨見長。第二首的前二句寫秋天景色,詩人只是如實地勾勒其本色,顯示其特色,明凈清白,有紅有黃,略有色彩,流露出高雅閑淡的情韻,泠然文質彬彬的君子風度,令人敬肅。謂予不信,試上高樓一望,便使你感到清澈入骨,思想澄凈,心情肅然深沉,不會象那繁華濃艷的春色,教人輕浮若狂。末句用“春色嗾人狂”反比襯托出詩旨,點出全詩暗用擬人手法,生動形象,運用巧妙。

  這是兩首抒發議論的即興詩。詩人通過鮮明的藝術形象表達深刻的思想,既有哲理意蘊,也有藝術魅力,發人思索,耐人吟詠。法國大作家巴爾扎克說過,藝術是思想的結晶,“藝術作品就是用最小的面積驚人的地集中了最大量的思想”,因而能喚起人們的想象、形象和深刻的美感。劉禹錫這兩首《秋詞》給予人們的不只是秋天的生氣和素色,更喚醒人們為理想而奮斗的英雄氣概和高尚情操,獲得深刻的美感和樂趣。

 ?。咂湫模?br>

劉禹錫

劉禹錫(772年—842年),字夢得,河南洛陽人,自稱“家本滎上,籍占洛陽”,又自言系出中山。其先為中山靖王劉勝。唐朝文學家、哲學家,有“詩豪”之稱。

劉禹錫貞元九年(793年),進士及第,初在淮南節度使杜佑幕府中任記室,為杜佑所器重,后從杜佑入朝,為監察御史。貞元末,與柳宗元,陳諫、韓曄等結交于王叔文,形成了一個以王叔文為首的政治集團。后歷任朗州司馬、連州刺史、夔州刺史、和州刺史、主客郎中、禮部郎中、蘇州刺史等職。會昌時,加檢校禮部尚書。卒年七十,贈戶部尚書。

劉禹錫詩文俱佳,涉獵題材廣泛,與柳宗元并稱“劉柳”,與應物、白居易合稱“三杰”,并與白居易合稱“劉白”,有《陋室銘》《竹枝詞》《楊柳枝詞》《烏衣巷》等名篇。哲學著作《天論》三篇,論述天的物質性,分析“天命論”產生的根源,具有唯物主義思想。有《劉夢得文集》,存世有《劉賓客集》。

推薦詩詞

漁父歌(先秦·先秦無名)

日月昭昭乎浸已馳。與子期乎蘆之漪。
日已夕兮予心憂悲。月已馳兮何不渡為。
事浸急兮將奈何。蘆中人。
蘆中人。豈非窮士乎。

上兜率寺(唐·杜甫)

兜率知名寺,真如會法堂。江山有巴蜀,棟宇自齊梁。
庾信哀雖久,何颙好不忘。白牛車遠近,且欲上慈航。

醉歌行(唐·杜甫)

陸機二十作文賦,汝更小年能綴文。
總角草書又神速,世上兒子徒紛紛。
驊騮作駒已汗血,鷙鳥舉翮連青云。
詞源倒流三峽水,筆陣獨掃千人軍。
只今年才十六七,射策君門期第一。
舊穿楊葉真自知,暫蹶霜蹄未為失。
偶然擢秀非難取,會是排風有毛質。
汝身已見唾成珠,汝伯何由發如漆。
春光澹沱秦東亭,渚蒲牙白水荇青。
風吹客衣日杲杲,樹攪離思花冥冥。
酒盡沙頭雙玉瓶,眾賓皆醉我獨醒。
乃知貧賤別更苦,吞聲躑躅涕淚零。

甘草子·秋暮(宋·柳永)

秋暮。亂灑衰荷,顆顆真珠雨。
雨過月華生,冷徹鴛鴦浦。
池上憑闌愁無侶。
奈此個、單棲情緒。
卻傍金籠共鸚鵡,念粉郎言語。

鷓鴣天 正月十一日觀燈(宋·姜夔)

巷陌風光縱賞時,
籠紗未出馬先嘶。
白頭居士無呵殿,
只有乘肩小女隨。

花滿市,月侵衣,
少年情事老來悲。
沙河塘上春寒淺,
看了游人緩緩歸。

贈人二首?。ń斞福?/h4>
明眸越女罷晨妝,荇水荷風是舊鄉。
唱盡新詞歡不見,早云如火撲晴江。

秦女端容理玉箏,梁塵踴躍夜風輕。
須臾響急冰弦絕,但見奔星勁有聲。

水調歌頭 舟次揚洲和人韻(宋·辛棄疾)

落日塞塵起,胡騎獵清秋。
漢家組練十萬,列艦聳高摟。
誰道投鞭飛渡?憶昔鳴髇血污,風雨佛貍愁。
季子正年少,匹馬黑貂裘。

今老矣,搔白首,過揚州。
倦游欲去江上,手種橘千頭。
二客東南名勝,萬卷詩書事業,嘗試與君謀。
莫射南山虎,直覓富民侯!

送蓬仙兄返里有感(當代·周恩來)

東風催異客,?
南浦唱驪歌。?
轉眼人千里,?
消魂夢一柯。?
星離成恨事,?
云散奈愁何。?
欣喜前塵影,?
因緣文字多。?

春日雜書十首 其八(宋·朱淑真)

一年妙處清明近,已覺春光大半休。
點檢芳菲多少在?翠深紅淺已關愁。

送人從軍(時有吐蕃之役)(唐·杜甫)

弱水應無地,陽關已近天。
今君渡沙磧,累月斷人煙。
好武寧論命,封侯不計年。
馬寒防失道,雪沒錦鞍韉。

相關作者
相關詩詞
辽阳| 果洛| 随州| 库尔勒| 德州| 黄石| 昭通| 章丘| 大兴安岭| 酒泉| 张家口| 广汉| 新沂| 白银| 咸阳| 徐州| 安吉| 珠海| 和县| 蓬莱| 河南郑州| 涿州| 三门峡| 眉山| 昆山| 黄山| 大兴安岭| 和田| 济源| 海安| 雅安| 镇江| 海门| 喀什| 湖南长沙| 宁波| 济南| 和田| 枣庄| 库尔勒| 诸城| 十堰| 宜宾| 沧州| 日喀则| 绵阳| 龙岩| 汕头| 日喀则| 河南郑州| 包头| 江西南昌| 灵宝| 大丰| 辽阳| 驻马店| 高密| 迁安市| 怀化| 临夏| 武夷山| 绍兴| 内江| 池州| 眉山| 项城| 舟山| 宁夏银川| 宁夏银川| 宜昌| 铜仁| 张家界| 齐齐哈尔| 铜陵| 红河| 山西太原| 雅安| 张北| 神农架| 江苏苏州| 白沙| 泗阳| 德阳| 锡林郭勒| 临沂| 黄南| 泰兴| 景德镇| 庆阳| 抚顺| 包头| 平凉| 湘西| 伊犁| 长垣| 灵宝| 黄冈| 吉安| 东营| 宜都| 邯郸| 普洱| 沛县| 徐州| 宝鸡| 河北石家庄| 三亚| 乐平| 宜春| 温州| 丽水| 余姚| 大庆| 昭通| 定西| 呼伦贝尔| 新余| 陕西西安| 昭通| 张掖| 库尔勒| 三亚| 孝感| 菏泽| 商丘| 抚州| 阿里| 衡水| 山南| 三门峡| 大连| 长葛| 西藏拉萨| 通化| 余姚| 岳阳| 济源| 惠州| 赣州| 邢台| 梧州| 垦利| 晋城| 诸城| 芜湖| 安徽合肥| 台中| 黄石| 公主岭| 高密| 宁波| 铁岭| 黄石| 鹤岗| 文昌| 巢湖| 盘锦| 海南海口| 泸州| 阿坝| 佛山| 阜阳| 苍南| 九江| 许昌| 保定| 石嘴山| 醴陵| 连云港| 琼中| 石嘴山| 楚雄| 自贡| 南通| 日喀则| 山东青岛| 五家渠| 抚州| 燕郊| 阜新| 安徽合肥| 武夷山| 固原| 茂名| 新乡| 芜湖| 淮北| 三沙| 库尔勒| 汉川| 惠州| 鸡西| 唐山| 张家口| 兴化| 博尔塔拉| 漯河| 澳门澳门| 漳州| 宿迁| 石嘴山| 海西| 湘西| 台南| 阿勒泰| 梅州| 保定| 澳门澳门| 鸡西| 象山| 陇南| 海南| 芜湖| 中卫| 曲靖| 乐山| 博罗| 攀枝花| 台南| 嘉兴| 阿勒泰| 衡水| 攀枝花| 普洱| 徐州| 宁国| 姜堰| 洛阳| 伊春| 定西| 巴中| 琼中| 广饶| 枣庄| 灌云| 酒泉| 林芝| 阿拉尔| 公主岭| 淮南| 厦门| 榆林| 德清| 大庆| 任丘| 浙江杭州| 台南| 山南| 仙桃| 大庆| 淮北| 东海| 昭通| 长葛| 海西| 义乌| 章丘| 济源| 朔州| 渭南| 荆门| 常德| 甘南| 新乡| 阳泉| 淮安| 曹县| 青州| 阿拉尔| 安徽合肥| 香港香港| 铁岭| 宣城| 那曲| 大丰| 伊犁| 濮阳| 巴中| 晋中| 广元| 焦作| 常德| 黔南| 池州| 云浮| 惠东| 芜湖| 兴化| 顺德| 白城| 乌海| 红河| 潍坊| 景德镇| 恩施| 泰州| 北海| 济宁| 普洱| 肥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