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游·長安古道馬遲遲

[宋] 柳永
長安古道馬遲遲,高柳亂蟬嘶。
夕陽鳥外,秋風原上,目斷四天垂。

歸云一去無蹤跡,何處是前期?
狎興生疏,酒徒蕭索,不似少年時。
【注釋】:
這首小詞以深秋的長安為背景,觸目傷懷,抒發了詞人“秋士易感”的失志之悲和離愁別恨。全詞不事雕琢,采用白描手法,營造出一種低沉蕭瑟而又沖淡清麗的意境。
開端的“長安”可以有寫實與托喻兩重含義。就寫實而言,柳永確曾到過陜西的長安,在另一首《少年游 》中,他寫過“參差煙樹灞陵橋”之類的句子。
再就托喻言,“長安”原為中國歷史上著名古都,詩人往往以“ 長安 ”借指為首都所在之地,而長安道上來往的車馬,便也往往被借指為對于名利祿位的爭逐。柳永此詞在“馬”字之下接上“遲遲”兩字,這便與前面的“長安道”所可能引起的爭逐的聯想,形成了一種強烈的反襯。至于在“道”字上著以一“古”字,則又可以使人聯想及在此長安道上的車馬之奔馳,原是自古而然 ,因而遂又可產生無限滄桑之感 ??傊?,“長安古道馬遲遲”一句意蘊深遠,既表現了詞人對爭逐之事早已心灰意冷,也表現了一種對今古滄桑的深沉感慨。
“高柳亂蟬嘶”一句,寫秋蟬之嘶鳴更獨具有一種凄涼之致,也表現有一種時節變易、蕭瑟驚秋的哀感。柳永在“蟬嘶”之上,還加了一個“亂”字,如此便不僅表現了蟬聲的繚亂眾多,也表現了被蟬嘶而引起哀感的詞人之心情的繚亂紛紜。至于“高柳”二字,則一則表示了蟬嘶所在之地,再則又以“高”字表現了“柳”之零落蕭疏,是其低垂的濃枝密葉已凋零,所以乃彌見樹之“高”也。這一句給人的總體感受是凄涼蕭索。
“夕陽鳥外,秋風原上,目斷四天垂”三句,寫詞人在秋日效野所見之蕭瑟凄涼的景象 ,“ 夕陽鳥外”一句足可以表現郊原之寥闊無垠。飛鳥隱沒在長空之外,而夕陽隱沒則更在飛鳥之外,所以說“夕陽鳥外 ”。值此日暮之時 ,郊原上寒風四起,故又曰“秋風原上 ”,此景此情之中,一失志落拓之詞人,又將何所歸何處呢 ?“目斷四天垂”,只見天蒼蒼,野茫茫,雙目望斷而終無一歸處。上闋是詞人自寫今日之飄零落拓,望斷念絕,自外界之景象著筆,感慨極深。
下闋,開始寫對于過去的追思,感慨一切希望與歡樂已復得?!皻w云一去無蹤跡”一句,是對一切消逝不可復返之事物的一種象喻。柳詞此句之喻托,則其口氣實與下句之“ 何處是前期 ”直接貫注。所謂“前期”者,指的是舊日之志意心期和舊日的歡愛約期。對于柳永而言,這兩種期待和愿望,都已經同樣落空了。下面三句乃直寫自己今日的寂寥落寞,“狎興生疏,酒徒蕭索,不似少年時”。早年失意之時的“幸有意中人,堪尋訪”的狎玩之意興,既已經冷落荒疏,而當日與他在一起歌酒流連的“狂朋怪侶”也都已老大凋零。志意無成,年華一往,于是便只剩下了“不似少年時”的悲哀和嘆息。這一句“少年時”氣脈貫注,富于傷今感昔的慨嘆,嘆的是所追懷眷念的往事已無跡可循。以“歸云”為喻象,寫一切期望之落空,最后三句以悲嘆自己之落拓無成作結。全詞情景相生 ,虛實互應,是一首藝術造詣極高的好詞,也是柳永悲劇性人生的縮影。作為一個稟賦有浪漫之天性及譜寫俗曲之才能的青年人,命中注定了是一個充滿矛盾不被接納的悲劇人物。這首詞不僅形象地描繪出高柳亂蟬、夕陽秋原的凄涼之景,而且更寄寓著作者濃重的離愁別恨和沉痛的身世之感。通篇采用白描手法,語言樸素,意境淡遠。不論從思想上還是從藝術上,此詞都對宋詞的發展具有開拓性的意義。

柳永

柳永(約984年—約1053年),原名三變,字景莊,后改名柳永,字耆卿,因排行第七,又稱柳七,福建崇安人,北宋著名詞人,婉約派代表人物。

柳永出身官宦世家,少時學習詩詞,有功名用世之志。咸平五年(1002年),柳永離開家鄉,流寓杭州、蘇州,沉醉于聽歌買笑的浪漫生活之中。大中祥符元年(1008年),柳永進京參加科舉,屢試不中,遂一心填詞。景祐元年(1034年),柳永暮年及第,歷任睦州團練推官、余杭縣令、曉峰鹽堿、泗州判官等職,以屯田員外郎致仕,故世稱柳屯田。

柳永是第一位對宋詞進行全面革新的詞人,也是兩宋詞壇上創用詞調最多的詞人。柳永大力創作慢詞,將敷陳其事的賦法移植于詞,同時充分運用俚詞俗語,以適俗的意象、淋漓盡致的鋪敘、平淡無華的白描等獨特的藝術個性,對宋詞的發展產生了深遠影響。

推薦詩詞

宛丘(先秦·詩經)

子之湯兮,宛丘之上兮。洵有情兮,而無望兮。

坎其擊鼓,宛丘之下。無冬無夏,值其鷺羽。

坎其擊缶,宛丘之道。無冬無夏,值其鷺翿[1]。

更漏子·柳絲長(宋·晏幾道)

柳絲長,桃葉小,
深院斷無人到。
紅日淡,綠煙晴,
流鶯三兩聲。

雪香濃,檀暈少,
枕上臥枝花好。
春思重,曉妝遲,
尋思殘夢時。

惠義寺送王少尹赴成都(得峰字)(唐·杜甫)

苒苒谷中寺,娟娟林表峰。闌干上處遠,結構坐來重。
騎馬行春徑,衣冠起晚鐘。云門青寂寂,此別惜相從。

送裴五赴東川(唐·杜甫)

故人亦流落,高義動乾坤。何日通燕塞,相看老蜀門。
東行應暫別,北望苦銷魂。凜凜悲秋意,非君誰與論。

題張孟兼所注謝翱西臺慟哭記后(明·唐肅)

宮中六更初罷鼓,藍田璽玉沈崖浦。
廬陵忠肝一斗血,去作燕然山下土。
桐江水落秋日頹,有客歌上嚴光臺。
石根敲斷鐵如意,萬里北魂招不來。
西風又涸灤河水,故老寥寥知者幾。
珍重睢陽季葉孫,箋簡能禆兩朝史。

華清宮(唐·李商隱)

華清恩幸古無倫,猶恐蛾眉不勝人。
未免被他褒女笑,只教天子暫蒙塵。

題新津北橋樓得郊字(唐·杜甫)

望極春城上,開筵近鳥巢。白花檐外朵,青柳檻前梢。
池水觀為政,廚煙覺遠庖。西川供客眼,唯有此江郊。

觀荊玉篇(唐·陳子昂)

鴟夷雙白玉。
此玉有緇磷。
懸之千金價。
舉世莫知真。
丹青非異色。
輕重有殊倫。
勿信玉工言。
徒悲荊國人。

送友人(唐·薛濤)

水國蒹葭夜有霜,月寒山色共蒼蒼。
誰言千里自今夕,離夢杳如關塞長。

江城子 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記夢(宋·蘇軾)

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千里孤墳,無處話凄涼??v使相逢應不識,塵滿面,鬢如霜。
夜來幽夢忽還鄉,小軒窗,正梳妝。相顧無言,惟有淚千行。料得年年腸斷處,明月夜,短松岡。

相關作者
相關詩詞
高雄| 清远| 昌都| 阳江| 梅州| 甘肃兰州| 大庆| 包头| 浙江杭州| 如皋| 齐齐哈尔| 龙岩| 衡阳| 平潭| 大理| 本溪| 德清| 佛山| 攀枝花| 邳州| 绵阳| 博罗| 枣庄| 醴陵| 阜新| 安吉| 贵州贵阳| 杞县| 扬中| 沧州| 余姚| 甘孜| 新泰| 南充| 铜陵| 钦州| 五家渠| 张家界| 河南郑州| 喀什| 松原| 来宾| 阿克苏| 潍坊| 灌南| 七台河| 湛江| 寿光| 昌吉| 温岭| 泗阳| 甘南| 湖北武汉| 宜都| 中卫| 阿拉尔| 乐平| 鞍山| 绍兴| 德清| 延边| 儋州| 舟山| 张家口| 佳木斯| 荆州| 林芝| 灌云| 兴安盟| 兴安盟| 云浮| 绵阳| 徐州| 朔州| 宝应县| 三沙| 西双版纳| 楚雄| 娄底| 七台河| 洛阳| 朔州| 绥化| 克拉玛依| 赤峰| 扬州| 宝应县| 榆林| 哈密| 扬州| 三沙| 汕头| 曲靖| 石河子| 汉中| 东方| 海门| 丽水| 昆山| 榆林| 吉林长春| 中卫| 烟台| 鹤壁| 汝州| 南阳| 眉山| 图木舒克| 贵港| 盐城| 牡丹江| 枣庄| 济南| 本溪| 海东| 宜昌| 宁波| 泰州| 丹阳| 保定| 玉溪| 池州| 肥城| 包头| 台北| 酒泉| 新沂| 丽水| 濮阳| 衡阳| 日土| 甘南| 福建福州| 河池| 云南昆明| 红河| 荣成| 牡丹江| 和田| 单县| 漳州| 巴中| 新沂| 陇南| 果洛| 永州| 武安| 临夏| 安岳| 库尔勒| 江西南昌| 喀什| 阿克苏| 海北| 桓台| 海西| 神木| 河池| 株洲| 开封| 遂宁| 吉林| 廊坊| 高密| 曹县| 湖南长沙| 玉树| 黔东南| 怒江| 清远| 南安| 自贡| 肥城| 项城| 澳门澳门| 明港| 葫芦岛| 榆林| 台山| 肥城| 亳州| 恩施| 和田| 菏泽| 溧阳| 顺德| 淮南| 宝鸡| 阿拉尔| 天门| 内蒙古呼和浩特| 瑞安| 珠海| 神农架| 包头| 基隆| 廊坊| 黄山| 新余| 禹州| 上饶| 贵州贵阳| 丽江| 瑞安| 金坛| 六盘水| 厦门| 内蒙古呼和浩特| 仁寿| 临海| 贺州| 荆门| 运城| 诸城| 琼海| 云南昆明| 陇南| 莱芜| 西藏拉萨| 宝应县| 宁波| 南平| 马鞍山| 灵宝| 甘肃兰州| 梅州| 济宁| 溧阳| 霍邱| 肥城| 兴安盟| 温岭| 金坛| 清徐| 张掖| 克孜勒苏| 文昌| 商洛| 汉川| 高雄| 萍乡| 日喀则| 西双版纳| 长治| 澄迈| 大连| 孝感| 和县| 白城| 台湾台湾| 台湾台湾| 大庆| 瓦房店| 姜堰| 萍乡| 毕节| 怀化| 洛阳| 日喀则| 章丘| 广饶| 招远| 海宁| 正定| 湖南长沙| 长兴| 凉山| 宣城| 阿拉善盟| 日喀则| 广汉| 阜阳| 黄南| 邹平| 澳门澳门| 扬中| 荣成| 酒泉| 邳州| 新疆乌鲁木齐| 沧州| 普洱| 东营| 株洲| 德阳| 灵宝| 海门| 香港香港| 瑞安| 盐城| 湘西| 台中| 淮安| 毕节| 佳木斯| 洛阳| 淮安| 莱芜| 宜春| 苍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