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宮詞(一百三首)

[明] 朱有燉
背番蓮掌舞天魔,二八嬌娃賽月娥。
本是河西參佛曲,把來宮苑席前歌。
【注釋】:
張昱《輦下曲》:"西天法曲曼聲長,瓔珞垂衣稱艷妝?br>4籜痰鈧懈櫛梟希??蝦;崆煬?酢?)

推薦詩詞

登鹿門山懷古①(唐·孟浩然)

清曉因興來,乘流越江峴。
沙禽近方識,浦樹遙莫辨。
漸至鹿門山,山明翠微淺。
巖潭多屈曲,舟楫屢回轉。
昔聞龐德公,采藥遂不返。
金澗餌芝朮,石床臥苔蘚。
紛吾感耆舊,結攬事攀踐。
隱跡今尚存,高風邈已遠。
白云何時去,丹桂空偃蹇。
探討意未窮,回艇夕陽晚。

喜聞官軍已臨賊境二十韻(唐·杜甫)

胡虜潛京縣,官軍擁賊壕。鼎魚猶假息,穴蟻欲何逃。
帳殿羅玄冕,轅門照白袍。秦山當警蹕,漢苑入旌旄。
路失羊腸險,云橫雉尾高。五原空壁壘,八水散風濤。
今日看天意,游魂貸爾曹。乞降那更得,尚詐莫徒勞。
元帥歸龍種,司空握豹韜。前軍蘇武節,左將呂虔刀。
兵氣回飛鳥,威聲沒巨鰲。戈鋋開雪色,弓矢尚秋毫。
天步艱方盡,時和運更遭。誰云遺毒螫,已是沃腥臊。
睿想丹墀近,神行羽衛牢?;ㄩT騰絕漠,拓羯渡臨洮。
此輩感恩至,羸俘何足操。鋒先衣染血,騎突劍吹毛。
喜覺都城動,悲憐子女號。家家賣釵釧,只待獻春醪。

絕句六首(唐·杜甫)

日出籬東水,云生舍北泥。
竹高鳴翡翠,沙僻舞鹍雞。

藹藹花蕊亂,飛飛蜂蝶多。
幽棲身懶動,客至欲如何。

鑿井交棕葉,開渠斷竹根。
扁舟輕褭纜,小徑曲通村。

舍下筍穿壁,庭中藤刺檐。
地晴絲冉冉,江白草纖纖。

江動月移石,溪虛云傍花。
鳥棲知故道,帆過宿誰家。

臨江仙·信取虛空無一物(宋·朱敦儒)

信取虛空無一物,個中著甚商量。風頭緊后白云忙。風元無去住,云自沒行藏。
莫聽古人閑語話,終歸失馬亡羊。自家腸肚自端詳。一齊都打碎,放出大圓光。

閑居初夏午睡起(宋·楊萬里)

梅子留酸軟齒牙,
芭蕉分綠與窗紗。
日長睡起無情思,
閑看兒童捉柳花。

夜合花·柳鎖鶯魂(宋·史達祖)

柳鎖鶯魂,花翻蝶夢,自知愁染潘郎。輕衫未攬,猶將淚點偷藏。 忘前事,怯流光,早春窺、酥雨池塘。向消凝里,梅開半面,情滿徐妝。
風絲一寸柔腸,曾在歌邊惹恨,燭底縈香。芳機瑞錦,如何未織鴛鴦。 人扶醉,月依墻,是當初、誰敢疏狂!把閑言語,花房夜久,各自思量。

送韋仁實兄弟入關(唐·李賀)

送客飲別酒,千觴無赭顏。
何物最傷心,馬首鳴金镮。
野色浩無主,秋明空曠間。
坐來壯膽破,斷目不能看。
行槐引西道,青梢長攢攢。
韋郎好兄弟,疊玉生文翰。
我在山上舍,一畝蒿磽田。
夜雨叫租吏,春聲暗交關。
誰解念勞勞,蒼突唯南山。

秋懷(唐·孟郊)

孤骨夜難臥,吟蟲相唧唧。老泣無涕洟,秋露為滴瀝。
去壯暫如翦,來衰紛似織。觸緒無新心,叢悲有馀憶。
詎忍逐南帆,江山踐往昔。
秋月顏色冰,老客志氣單。冷露滴夢破,峭風梳骨寒。
席上印病文,腸中轉愁盤。疑懷無所憑,虛聽多無端。
梧桐枯崢嶸,聲響如哀彈。
一尺月透戶,仡栗如劍飛。老骨坐亦驚,病力所尚微。
蟲苦貪剪色,鳥危巢焚輝。孀娥理故絲,孤哭抽余思。
浮年不可追,衰步多夕歸。
秋至老更貧,破屋無門扉。一片月落床,四壁風入衣。
疏夢不復遠,弱心良易歸。商葩將去綠,繚繞爭馀輝。
野步踏事少,病謀向物違。幽幽草根蟲,生意與我微。
竹風相戛語,幽閨暗中聞。鬼神滿衰聽,恍惚難自分。
商葉墮干雨,秋衣臥單云。病骨可剸物,酸呻亦成文。
瘦攢如此枯,壯落隨西曛。褭褭一線命,徒言系絪缊。
老骨懼秋月,秋月刀劍棱。纖輝不可干,冷魂坐自凝。
羈雌巢空鏡,仙飆蕩浮冰。驚步恐自翻,病大不敢凌。
單床寤皎皎,瘦臥心兢兢。洗河不見水,透濁為清澄。
詩壯昔空說,詩衰今何憑。
老病多異慮,朝夕非一心。商蟲哭衰運,繁響不可尋。
秋草瘦如發,貞芳綴疏金。晚鮮詎幾時,馳景還易陰。
弱習徒自恥,莫知欲何任。露才一見讒,潛智早已深。
防深不防露,此意古所箴。
歲暮景氣干,秋風兵甲聲??椏梽跓o衣,喓喓徒自鳴。
商聲聳中夜,蹇支廢前行。青發如秋園,一剪不復生。
少年如餓花,瞥見不復明。君子山岳定,小人絲毫爭。
多爭多無壽,天道戒其盈。
冷露多瘁索,枯風曉吹噓。秋深月清苦,蟲老聲粗疏。
赪珠枝累累,芳金蔓舒舒。草木亦趣時,寒榮似春馀。
悲彼零落生,與我心何如。
老人朝夕異,生死每日中。坐隨一啜安,臥與萬景空。
視短不到門,聽澀詎逐風。還如刻削形,免有纖悉聰。
浪浪謝初始,皎皎幸歸終。孤隔文章友,親密蒿萊翁。
歲綠閔以黃,秋節迸又窮。四時既相迫,萬慮自然叢。
南逸浩淼際,北貧磽確中。曩懷沉遙江,衰思結秋嵩。
鋤食難滿腹,葉衣多丑躬。塵縷不自整,古吟將誰通。
幽竹嘯鬼神,楚鐵生虬龍。志士多異感,運郁由邪衷。
常思書破衣,至死教初童。習樂莫習聲,習聲多頑聾。
明明胸中言,愿寫為高崇。
幽苦日日甚,老力步步微。??謺合麓?,至門不復歸。
饑者重一食,寒者重一衣。泛廣豈無涘,恣行亦有隨。
語中失次第,身外生瘡痍。桂蠹既潛朽,桂花損貞姿。
詈言一失香,千古聞臭詞。將死始前悔,前悔不可追。
哀哉輕薄行,終日與駟馳。
流運閃欲盡,枯折皆相號。棘枝風哭酸,桐葉霜顏高。
老蟲干鐵鳴,驚獸孤玉咆。商氣洗聲瘦,晚陰驅景勞。
集耳不可遏,噎神不可逃。蹇行散馀郁,幽坐誰與曹。
抽壯無一線,剪懷盈千刀。清詩既名脁,金菊亦姓陶。
收拾昔所棄,咨嗟今比毛。幽幽歲晏言,零落不可操。
霜氣入病骨,老人身生冰。衰毛暗相刺,冷痛不可勝。
鷕鷕伸至明,強強攬所憑。瘦坐形欲折,腹饑心將崩。
勸藥左右愚,言語如見憎。聳耳噎神開,始知功用能。
日中視余瘡,暗隙聞繩蠅。彼嗅一何酷,此味半點凝。
潛毒爾無厭,馀生我堪矜。凍飛幸不遠,冬令反心懲。
出沒各有時,寒熱苦相凌。仰謝調運翁,請命愿有征。
黃河倒上天,眾水有卻來。人心不及水,一直去不回。
一直亦有巧,不肯至蓬萊。一直不知疲,唯聞至省臺。
忍古不失古,失古志易摧。失古劍亦折,失古琴亦哀。
夫子失古淚,當時落漼漼。詩老失古心,至今寒皚皚。
古骨無濁肉,古衣如蘚苔。勸君勉忍古,忍古銷塵埃。
詈言不見血,殺人何紛紛。聲如窮家犬,吠竇何誾誾。
詈痛幽鬼哭,詈侵黃金貧。言詞豈用多,憔悴在一聞。
古詈舌不死,至今書云云。今人詠古書,善惡宜自分。
秦火不爇舌,秦火空爇文。所以詈更生,至今橫絪缊。

水調歌頭 黃州快哉亭贈張偓佺(宋·蘇軾)

落日繡簾卷,亭下水連空。
知君為我新作,窗戶濕青紅。
長記平山堂上,欹枕江南煙雨,杳杳沒孤鴻。
認得醉翁語,山色有無中。

一千頃,都鏡凈,倒碧峰。
忽然浪起,掀舞一葉白頭翁。
堪笑蘭臺公子,未解莊生天籟,剛道有雌雄。
一點浩然氣,千里快哉風。

搗練子·云鬢亂(唐·李煜)

云鬢亂,晚妝殘,
帶恨眉兒遠岫攢。
斜托香腮春筍嫩,
為誰和淚倚闌干?

相關作者
张掖| 通化| 邹平| 南京| 毕节| 宜宾| 邹平| 晋城| 阳春| 鹰潭| 仁怀| 锦州| 巴中| 定州| 铜陵| 黑河| 安吉| 乐平| 吐鲁番| 吉林长春| 曲靖| 黄山| 伊犁| 松原| 巴中| 巴彦淖尔市| 台山| 丹东| 改则| 辽阳| 廊坊| 潍坊| 万宁| 秦皇岛| 永康| 曲靖| 燕郊| 新疆乌鲁木齐| 滁州| 汉中| 锡林郭勒| 阿坝| 娄底| 延安| 象山| 明港| 晋江| 茂名| 汉川| 阿拉尔| 大连| 济南| 潍坊| 濮阳| 普洱| 葫芦岛| 金坛| 阿坝| 包头| 惠州| 澄迈| 宝鸡| 玉林| 甘肃兰州| 滕州| 晋城| 长治| 海南海口| 甘肃兰州| 商丘| 宝鸡| 阿勒泰| 汝州| 偃师| 上饶| 三亚| 仁寿| 阳春| 廊坊| 淮南| 永康| 海安| 绍兴| 永新| 资阳| 大丰| 娄底| 三明| 和县| 九江| 淮北| 资阳| 商丘| 邵阳| 鸡西| 咸阳| 临沧| 三亚| 大兴安岭| 益阳| 锦州| 深圳| 许昌| 信阳| 广西南宁| 临海| 海北| 如皋| 庄河| 衢州| 南通| 抚顺| 荆州| 瓦房店| 神农架| 新沂| 焦作| 常德| 定西| 齐齐哈尔| 台中| 龙岩| 儋州| 河池| 伊犁| 黄南| 湖南长沙| 新疆乌鲁木齐| 邵阳| 柳州| 涿州| 株洲| 锡林郭勒| 琼中| 包头| 安岳| 海南海口| 榆林| 白银| 信阳| 义乌| 曹县| 资阳| 灌南| 溧阳| 常德| 阳江| 永康| 巢湖| 阳泉| 基隆| 仁怀| 晋城| 醴陵| 宿迁| 泰州| 南阳| 象山| 常德| 宜昌| 肇庆| 海东| 巴音郭楞| 昌都| 林芝| 白银| 湖州| 任丘| 徐州| 海安| 鄢陵| 桐城| 基隆| 宿迁| 鹤壁| 如皋| 安岳| 灌云| 大丰| 淮北| 常州| 塔城| 南通| 开封| 海西| 湖北武汉| 伊犁| 天水| 改则| 德宏| 澳门澳门| 公主岭| 毕节| 昌吉| 鄂州| 和田| 遵义| 张家界| 聊城| 廊坊| 衢州| 百色| 遵义| 吉林| 昭通| 邹平| 三明| 安岳| 盘锦| 三沙| 鹤岗| 遵义| 永州| 济南| 攀枝花| 百色| 韶关| 五家渠| 泰兴| 喀什| 齐齐哈尔| 长治| 醴陵| 新泰| 临海| 临海| 吕梁| 厦门| 德宏| 宝应县| 克孜勒苏| 阜阳| 平凉| 德宏| 宜都| 新泰| 三亚| 天门| 娄底| 安岳| 图木舒克| 迁安市| 云南昆明| 中卫| 三沙| 内江| 武夷山| 昆山| 韶关| 阳泉| 毕节| 阿克苏| 宿州| 定州| 商丘| 台山| 海门| 三亚| 淮北| 普洱| 梧州| 曲靖| 南京| 惠州| 常德| 锦州| 兴安盟| 遂宁| 南平| 贵港| 崇左| 眉山| 济源| 五指山| 香港香港| 普洱| 赤峰| 佳木斯| 遵义| 延边| 临猗| 娄底| 临海| 七台河| 四平| 河池| 陵水| 德清| 鸡西| 五家渠| 沧州| 贵港| 葫芦岛| 荆门| 达州| 安徽合肥| 石河子| 河源| 三明| 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