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簡王明府

[唐] 杜甫
甲子西南異,冬來只薄寒。江云何夜盡,蜀雨幾時干。
行李須相問,窮愁豈有寬。君聽鴻雁響,恐致稻粱難。
  【鶴注】詩云“冬來只薄寒”,當是上元二年冬作。

  甲子西南異①,冬來只薄寒。江云何夜盡,蜀雨幾時干②。行李須相問③窮愁豈有寬④。君聽鴻雁響,恐致稻梁難。
(此章重簡以望王,猶前章驥病(,) 思秣之意。冬而云雨,蜀候異也。王令問我行李,豈有寬解窮愁之法乎。鴻雁哀鳴,各求稻梁,君聽其音,得無憐謀食之艱難耶。)。

 ?、偌鬃?,謂歲序。晉程曉詩,“龍集甲子,四時成歲?!雹凇冻o》:“泥污后土兮何時干?!雹坌欣?,注見四卷。④司馬遷曰:“非窮愁不能著書?!备鸪V唬鹤用辣軄y秦蜀,衣食不足,不免求給于人。如《贈高彭州》、《客夜》、《狂夫》、《簡王明府》、《簡韋十》諸篇,亦見其艱窘中有望于朋友故舊也。然當時能赒之者幾人哉。
-----------仇兆鰲 《杜詩詳注》-----------

杜甫

杜甫(712年—770年),字子美,漢族,本襄陽人,后徙河南鞏縣。自號少陵野老,唐代偉大的現實主義詩人,與李白合稱“李杜”。為了與另兩位詩人李商隱杜牧即“小李杜”區別,杜甫與李白又合稱“大李杜”,杜甫也常被稱為“老杜”。

杜甫在中國古典詩歌中的影響非常深遠,被后人稱為“詩圣”,他的詩被稱為“詩史”。后世稱其杜拾遺、杜工部,也稱他杜少陵、杜草堂。

杜甫創作了《春望》《北征》《三吏》《三別》等名作。乾元二年(759年)杜甫棄官入川,雖然躲避了戰亂,生活相對安定,但仍然心系蒼生,胸懷國事。雖然杜甫是個現實主義詩人,但他也有狂放不羈的一面,從其名作《飲中八仙歌》不難看出杜甫的豪氣干云。

杜甫的思想核心是儒家的仁政思想,他有“致君堯舜上,再使風俗淳”的宏偉抱負。杜甫雖然在世時名聲并不顯赫,但后來聲名遠播,對中國文學和日本文學都產生了深遠的影響。杜甫共有約1500首詩歌被保留了下來,大多集于《杜工部集》。

推薦詩詞

滿庭芳?。ㄋ巍ぬK軾)

三十三年,今誰存者,算只君與長江。凜然蒼檜,霜干苦難雙。聞道司州古縣,云溪上、竹塢松窗。江南岸,不因送子,寧肯過吾邦。摐摐。疏雨過,風林舞破,煙蓋云幢。愿持此邀君,一飲空缸。居士先生老矣,真夢里、相對殘釭。歌舞斷,行人未起,船鼓已逄逄。

勉愛行二首送小季之廬山 其二(唐·李賀)

別柳當馬頭,官槐如兔目。
欲將千里別,持此易斗粟。
南云北云空脈斷,靈臺經絡懸春線。
青軒樹轉月滿床,下國饑兒夢中見。
維爾之昆二十余,年來持鏡頗有須。
辭家三載今如此,索米王門一事無。
荒溝古水光如刀,庭南拱柳生蠐螬。
江干幼客真可念,郊原晚吹悲號號。

送王屋山人魏萬還王屋(唐·李白)

仙人東方生,浩蕩弄云海。沛然乘天游,獨往失所在。
魏侯繼大名,本家聊攝城。卷舒入元化,跡與古賢并。
十三弄文史,揮筆如振綺。辯折田巴生,心齊魯連子。
西涉清洛源,頗驚人世喧。采秀臥王屋,因窺洞天門。
朅來游嵩峰,羽客何雙雙。朝攜月光子,暮宿玉女窗。
鬼谷上窈窕,龍潭下奔潈。東浮汴河水,訪我三千里。
逸興滿吳云,飄搖浙江汜。揮手杭越間,樟亭望潮還。
濤卷海門石,云橫天際山。白馬走素車,雷奔駭心顏。
遙聞會稽美,且度耶溪水。萬壑與千巖,崢嶸鏡湖里。
秀色不可名,清輝滿江城。人游月邊去,舟在空中行。
此中久延佇,入剡尋王許。笑讀曹娥碑,沉吟黃絹語。
天臺連四明,日入向國清。五峰轉月色,百里行松聲。
靈溪咨沿越,華頂殊超忽。石梁橫青天,側足履半月。
忽然思永嘉,不憚海路賒。掛席歷海嶠,回瞻赤城霞。
赤城漸微沒,孤嶼前峣兀。水續萬古流,亭空千霜月。
縉云川谷難,石門最可觀。瀑布掛北斗,莫窮此水端。
噴壁灑素雪,空濛生晝寒。卻思惡溪去,寧懼惡溪惡。
咆哮七十灘,水石相噴薄。路創李北海,巖開謝康樂。
松風和猿聲,搜索連洞壑。徑出梅花橋,雙溪納歸潮。
落帆金華岸,赤松若可招。沈約八詠樓,城西孤岧峣。
岧峣四荒外,曠望群川會。云卷天地開,波連浙西大。
亂流新安口,北指嚴光瀨。釣臺碧云中,邈與蒼嶺對。
稍稍來吳都,裴回上姑蘇。煙綿橫九疑,漭蕩見五湖。
目極心更遠,悲歌但長吁?;貥锍瓰I,揮策揚子津。
身著日本裘,昂藏出風塵。五月造我語,知非儓擬人。
相逢樂無限,水石日在眼。徒干五諸侯,不致百金產。
吾友揚子云,弦歌播清芬。雖為江寧宰,好與山公群。
乘興但一行,且知我愛君。君來幾何時,仙臺應有期。
東窗綠玉樹,定長三五枝。至今天壇人,當笑爾歸遲。
我苦惜遠別,茫然使心悲。黃河若不斷,白首長相思。

小重山·酒冷燈青夜不眠(元·元好問)

酒冷燈青夜不眠。寸腸千縷、兩相牽。鴛鴦秋雨半池蓮。分飛苦,紅淚曉風前。天遠雁翩翩。雁來人北去、遠如天。安排心事待明年。無情月,看待幾時圓。

已亥雜詩 278(清·龔自珍)

閱歷天花悟后身,為誰出定亦前因。
一燈古店齋心坐,不似云屏夢里人。

浣溪沙·一曲新詞酒一杯(宋·晏殊)

一曲新詞酒一杯,
去年天氣舊亭臺,[1]
夕陽西下幾時回。

無可奈何花落去,
似曾相識燕歸來。
小園香徑獨徘徊。[2]

褰裳(先秦·詩經)

子惠思我,褰裳涉溱。
子不我思,豈無他人?狂童之狂也且!

子惠思我,褰裳涉洧。
子不我思,豈無他士?狂童之狂也且!

春詞二首 其一)(宋·朱淑真)

屋嗔柳葉噪春鴉,簾幙風輕燕翅斜。
芳草池塘初夢斷,海棠庭院正愁加。
幾聲嬌巧黃鶯舌,數朵柔纖小杏花。
獨倚妝窗梳洗倦,只慚辜負好年華。

大明(先秦·詩經)

明明在下,赫赫在上。天難忱斯,不易維王。
天位殷適,使不挾四方。

摯仲氏任,自彼殷商,來嫁于周,曰嬪于京。
乃及王季,維德之行,大任有身,生此文王。

維此文王,小心翼翼。昭事上帝,聿懷多福。
厥德不回,以受方國。

天監在下,有命既集。文王初載,天作之合。
在洽之陽,在渭之涘。

文王嘉止,大邦有子。大邦有子,伣天之妹。
文定厥祥,親迎于渭。造舟為梁,不顯其光。

有命自天,命此文王。于周于京。
纘女維莘,長子維行,篤生武王。
保右命爾,燮伐大商。

殷商之旅,其會如林。
矢于牧野。維予侯興。
上帝臨女,無貳爾心。

牧野洋洋,檀車煌煌,駟騵彭彭。
維師尚父,時維鷹揚。
涼彼武王,肆伐大商,會朝清明。


菩薩蠻·洛陽城里春光好(唐·韋莊)

洛陽城里春光好,洛陽才子他鄉老。
柳暗魏王堤,此時心轉迷。
桃花春水淥,水上鴛鴦浴。
凝恨對殘暉,憶君君不知。

相關作者
靖江| 新乡| 保定| 台南| 百色| 儋州| 滁州| 河南郑州| 松原| 果洛| 平凉| 湘西| 岳阳| 福建福州| 平顶山| 诸暨| 海南海口| 防城港| 临海| 鄢陵| 通化| 阿克苏| 聊城| 哈密| 鸡西| 果洛| 昭通| 伊春| 潜江| 安康| 金华| 杞县| 锡林郭勒| 许昌| 垦利| 海门| 莒县| 毕节| 安康| 姜堰| 鞍山| 九江| 吴忠| 单县| 天长| 红河| 晋江| 宜昌| 吕梁| 中卫| 万宁| 永新| 东方| 永州| 咸阳| 德清| 文山| 章丘| 衢州| 沭阳| 衡水| 长治| 东阳| 四平| 济南| 嘉峪关| 秦皇岛| 黔南| 阿克苏| 泗洪| 防城港| 三门峡| 那曲| 威海| 辽阳| 绥化| 大庆| 珠海| 保定| 山南| 醴陵| 安岳| 武威| 黔西南| 四平| 伊犁| 中卫| 营口| 陵水| 河池| 湘西| 包头| 宜都| 嘉善| 葫芦岛| 日喀则| 长兴| 常州| 绍兴| 中卫| 焦作| 固原| 齐齐哈尔| 宁国| 宝鸡| 诸暨| 阿勒泰| 韶关| 秦皇岛| 新疆乌鲁木齐| 黔南| 龙口| 金华| 四平| 单县| 包头| 延边| 聊城| 金华| 靖江| 无锡| 岳阳| 澳门澳门| 泉州| 云浮| 鄢陵| 达州| 宁夏银川| 常州| 天长| 澳门澳门| 安顺| 和田| 酒泉| 孝感| 六安| 广西南宁| 阳春| 六盘水| 台北| 吴忠| 吕梁| 三沙| 鸡西| 乌兰察布| 启东| 昭通| 乌兰察布| 乐清| 滕州| 天水| 燕郊| 锦州| 如东| 天长| 神木| 溧阳| 濮阳| 海南| 海东| 曲靖| 枣阳| 吐鲁番| 赣州| 乐平| 文昌| 西双版纳| 哈密| 广饶| 昭通| 莱芜| 阜新| 高雄| 邢台| 海西| 钦州| 鄂州| 漯河| 玉林| 扬州| 朝阳| 乐平| 承德| 包头| 白银| 珠海| 项城| 阿拉善盟| 濮阳| 海西| 杞县| 固原| 桂林| 大兴安岭| 安顺| 三明| 西藏拉萨| 广州| 玉溪| 南京| 洛阳| 蓬莱| 吉安| 文昌| 甘孜| 塔城| 白银| 肥城| 龙岩| 博罗| 瑞安| 衡阳| 怒江| 陇南| 沧州| 延边| 寿光| 台南| 伊犁| 咸宁| 大同| 顺德| 丽江| 营口| 涿州| 开封| 基隆| 双鸭山| 河池| 双鸭山| 泉州| 蚌埠| 定州| 项城| 巴彦淖尔市| 神农架| 仙桃| 内江| 大庆| 淮安| 昌吉| 威海| 安庆| 葫芦岛| 溧阳| 吐鲁番| 内江| 泗阳| 宁德| 襄阳| 台湾台湾| 塔城| 金华| 四川成都| 肇庆| 瓦房店| 保山| 乳山| 唐山| 钦州| 红河| 四川成都| 邢台| 阜新| 宜昌| 伊犁| 如皋| 泰兴| 乐清| 陵水| 佳木斯| 南平| 汝州| 德州| 渭南| 兴安盟| 阿勒泰| 馆陶| 黔东南| 宜昌| 乌海| 山东青岛| 延安| 黑河| 马鞍山| 揭阳| 兴安盟| 东营| 玉林| 宜都| 广元| 珠海| 沧州| 安吉| 汉川| 灌云| 永新| 伊犁| 大连| 武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