題李尊師松樹障子歌

[唐] 杜甫
老夫清晨梳白頭,玄都道士來相訪。
握發呼兒延入戶,手提新畫青松障。
障子松林靜杳冥,憑軒忽若無丹青。
陰崖卻承霜雪干,偃蓋反走虬龍形。
老夫平生好奇古,對此興與精靈聚。
已知仙客意相親,更覺良工心獨苦。
松下丈人巾屨同,偶坐似是商山翁。
悵望聊歌紫芝曲,時危慘澹來悲風。
  黃鶴載在乾元元年,蓋詩言玄都道士,乃長安人也。又云:時危慘淡,知安史尚未平也。若至德元年,身陷賊中,何心題詠。若在二年,則冬日至京,亦恐不暇及此。

  老夫清晨梳白頭,玄都道士來相訪①。握發呼兒延入戶,手提新畫青松障。

 ?。ㄊ讛⒗顜熞娫L。握發呼兒,急于迎客。手提新畫,索公題句也。)

 ?、佟堕L安志》:崇業坊玄都觀,隋開皇二年,自長安故徙通道觀于此,改名玄都,與善慶寺相比?!短茣罚壕┏侵烊附?,有玄都觀?!墩f苑》:周公一沐三握發。

  障子松林靜杳冥①,憑軒忽若無丹青②。陰崖卻承霜雪干③,偃蓋反走虬龍形④。

 ?。ù斡洰嬎缮衩?。無丹青,言不異真松。崖在松下,故云卻承。松勢逆盤,故云反走。卻,俯也。)

 ?、佟冻o》:“深林杳以冥冥?!雹凇独m晉陽秋》:戴逵善圖畫,窮巧丹青。③馬融《長笛賦》:“生于終南之陰崖?!雹堋侗阕印罚骸疤炝曩壬w之松?!庇衷唬骸八蓸淙q者,其皮中有聚脂,狀如龍形?!?br>
  老夫生平好奇古,對此興與精靈聚①。已知仙客意相親②,更覺良工心獨苦③。

 ?。ù伺c李師賞畫也。霜雪、虬龍,此即奇古。精靈指畫,仙客指李,良工指畫者。)

 ?、?a href="/chaxun/zuozhe/355.html" target="_blank">江淹詩:“精靈歸妙理?!雹谑捜綮o詩;“已數逢仙客?!雹鄹盗痢陡形镔x》:“嘉美手于良工?!?br>
  松下丈人巾屢同,偶坐似是商山翁①。悵望聊歌紫芝曲②,時危滲澹來悲風③。

 ?。ù藢Ξ嫸懈幸?。因松下老人,忽動商山之興,蓋世亂而思高隱也。慘淡悲風,畫景亦若增愁矣。此章四段,各四句。)

 ?、倥甲?,并坐也。顏延之詩:“獨靜闕偶坐?!薄稌x書·袁喬傳》:此又似是之非。②四皓歌:“曄曄紫芝,可以療饑?!雹?a href="/chaxun/zuozhe/4726.html" target="_blank">應璩書:“悲風起于閨闥?!?
-----------仇兆鰲 《杜詩詳注》-----------

杜甫

杜甫(712年—770年),字子美,漢族,本襄陽人,后徙河南鞏縣。自號少陵野老,唐代偉大的現實主義詩人,與李白合稱“李杜”。為了與另兩位詩人李商隱杜牧即“小李杜”區別,杜甫與李白又合稱“大李杜”,杜甫也常被稱為“老杜”。

杜甫在中國古典詩歌中的影響非常深遠,被后人稱為“詩圣”,他的詩被稱為“詩史”。后世稱其杜拾遺、杜工部,也稱他杜少陵、杜草堂。

杜甫創作了《春望》《北征》《三吏》《三別》等名作。乾元二年(759年)杜甫棄官入川,雖然躲避了戰亂,生活相對安定,但仍然心系蒼生,胸懷國事。雖然杜甫是個現實主義詩人,但他也有狂放不羈的一面,從其名作《飲中八仙歌》不難看出杜甫的豪氣干云。

杜甫的思想核心是儒家的仁政思想,他有“致君堯舜上,再使風俗淳”的宏偉抱負。杜甫雖然在世時名聲并不顯赫,但后來聲名遠播,對中國文學和日本文學都產生了深遠的影響。杜甫共有約1500首詩歌被保留了下來,大多集于《杜工部集》。

推薦詩詞

夜行船 聞賣杏花(宋·史達祖)

不剪春衫愁意態。過收燈、有些寒在。小雨空簾,無人深巷,已早杏花先賣。
白發潘郎寬沈帶。怕看山、憶他眉黛。草色拖裙,煙光惹鬢,常記故園挑菜。

青玉案·凌波不過橫塘路(宋·賀鑄)

凌波不過橫塘路。但目送、芳塵去。錦瑟華年誰與度。月橋花院,瑣窗朱戶。只有春知處。
飛云冉冉蘅皋暮。彩筆新題斷腸句。若問閑情都幾許。一川煙草,滿城風絮。梅子黃時雨。(閑 一作:愁)

蘭溪棹歌(唐·戴叔倫)

涼月如眉掛柳灣,越中山色鏡中看。
蘭溪三日桃花雨,半夜鯉魚來上灘。

沒蕃故人(唐·張籍)

前年伐月支,城下沒全師。
蕃漢斷消息,死生長別離。
無人收廢帳,歸馬識殘旗。
欲祭疑君在,天涯哭此時。

九歌 禮魂(先秦·屈原)

成禮兮會鼓,傳芭兮代舞;
姱[1]女倡兮容與;
春蘭兮秋菊,長無絕兮終古。

鹿頭山(唐·杜甫)

鹿頭何亭亭,是日慰饑渴。連山西南斷,俯見千里豁。
游子出京華,劍門不可越。及茲險阻盡,始喜原野闊。
殊方昔三分,霸氣曾間發。天下今一家,云端失雙闕。
悠然想揚馬,繼起名硉兀。有文令人傷,何處埋爾骨。
紆馀脂膏地,慘澹豪俠窟。仗鉞非老臣,宣風豈專達。
冀公柱石姿,論道邦國活。斯人亦何幸,公鎮逾歲月。

飲酒 十三(魏晉·陶淵明)

有客常同止,取舍邈異境。
一士常獨醉,一夫終年醒,
醒醉還相笑,發言各不領。
規規一何愚,兀傲差若穎。
寄言酣中客,日沒燭當秉。

清平樂·蔣桂戰爭(現代·毛澤東)

風云突變,
軍閥重開戰。
灑向人間都是怨,
一枕黃梁再現。

紅旗越過汀江,
直下龍巖上杭。
收拾金甌一片,
分田分地真忙。

浣溪沙·芳草年年記勝游(現代·沈祖棻)

芳草年年記勝游,江山依舊豁吟眸。
鼓鼙聲里思悠悠。
  三月鶯花誰作賦?一天風絮獨登樓。
有斜陽處有春愁。

自盱之臨川早發(元·揭傒斯)

扁舟催早發,隔浦遙相語。
魚色暗連山,江波亂飛霧。
初辭梁安峽,稍見石門樹。
杳杳一聲鐘,如朝復如暮。

相關作者
白银| 定安| 嘉兴| 象山| 信阳| 海丰| 吉林长春| 汕尾| 林芝| 西藏拉萨| 喀什| 威海| 儋州| 荆门| 义乌| 六盘水| 伊春| 仙桃| 琼中| 松原| 定西| 天水| 遵义| 开封| 巴音郭楞| 汉中| 黄冈| 德清| 徐州| 武安| 庆阳| 宿州| 长葛| 锡林郭勒| 遵义| 张家界| 昌都| 湛江| 佳木斯| 德阳| 如东| 镇江| 南京| 河南郑州| 崇左| 澳门澳门| 台南| 海北| 石狮| 遂宁| 周口| 忻州| 景德镇| 雅安| 南充| 淮北| 吉林长春| 泸州| 山东青岛| 塔城| 泸州| 六盘水| 湖州| 娄底| 江门| 惠州| 淮安| 扬州| 威海| 昌都| 铜川| 石嘴山| 昭通| 湖南长沙| 张家界| 晋江| 荆门| 临沧| 通化| 长治| 山东青岛| 贵州贵阳| 石河子| 揭阳| 滨州| 辽宁沈阳| 铜川| 涿州| 咸宁| 枣阳| 宣城| 庄河| 庆阳| 哈密| 广元| 平潭| 崇左| 乌兰察布| 鄂尔多斯| 徐州| 邢台| 广元| 张家界| 金华| 亳州| 云浮| 梧州| 河源| 甘南| 曹县| 改则| 临海| 任丘| 渭南| 葫芦岛| 淮北| 延边| 余姚| 山西太原| 湛江| 乌兰察布| 恩施| 燕郊| 舟山| 泰安| 包头| 海拉尔| 荣成| 湖南长沙| 聊城| 屯昌| 永新| 泗阳| 哈密| 宝鸡| 镇江| 商丘| 滕州| 朝阳| 吴忠| 神农架| 招远| 襄阳| 荆州| 德宏| 萍乡| 乐清| 新泰| 晋城| 梧州| 荣成| 江西南昌| 丽江| 临汾| 德州| 保山| 乌兰察布| 大丰| 荣成| 临夏| 内蒙古呼和浩特| 贵州贵阳| 常州| 大丰| 娄底| 定西| 溧阳| 天门| 临汾| 黄石| 吉安| 如东| 东海| 安吉| 东方| 张北| 邢台| 贵州贵阳| 吕梁| 长兴| 资阳| 桂林| 绵阳| 青州| 余姚| 汕头| 商洛| 阳春| 济宁| 大连| 基隆| 图木舒克| 承德| 迁安市| 台北| 新沂| 台北| 鹰潭| 禹州| 南京| 德阳| 嘉善| 南京| 阿拉尔| 鞍山| 巴彦淖尔市| 徐州| 济源| 运城| 贵港| 单县| 宁国| 日照| 嘉峪关| 仁寿| 昭通| 钦州| 文昌| 孝感| 唐山| 珠海| 平顶山| 黄南| 六盘水| 九江| 博尔塔拉| 仙桃| 醴陵| 三亚| 遂宁| 烟台| 甘南| 阿勒泰| 台州| 大兴安岭| 东营| 德州| 扬中| 聊城| 招远| 平潭| 晋江| 长兴| 南阳| 张北| 五指山| 玉林| 如东| 乌海| 仁怀| 德清| 巴中| 中卫| 肇庆| 潮州| 单县| 呼伦贝尔| 廊坊| 本溪| 邢台| 云浮| 诸城| 自贡| 龙口| 红河| 新疆乌鲁木齐| 毕节| 灌云| 建湖| 姜堰| 牡丹江| 武威| 章丘| 凉山| 娄底| 信阳| 淮北| 安徽合肥| 乌海| 博罗| 霍邱| 三河| 盘锦| 新余| 大连| 延边| 徐州| 潮州| 赣州| 五指山| 黑河| 香港香港| 安徽合肥| 保山| 曲靖| 邯郸| 汕头| 灵宝| 肇庆| 衡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