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軍行

[唐] 李白
百戰沙場碎鐵衣,城南已合數重圍。
突營射殺呼延將,獨領殘兵千騎歸。
分類標簽: 邊塞詩 戰爭詩
  這首詩以短短四句,刻畫了一位無比英勇的將軍形象。首句寫將軍過去的戎馬生涯。伴隨他出征的鐵甲都已碎了,留下了累累的刀瘢箭痕,以見他征戰時間之長和所經歷的戰斗之嚴酷。這句雖是從鐵衣著筆,卻等于從總的方面對詩中的主人公作了最簡要的交待。有了這一句作墊,緊接著寫他面臨一場新的嚴酷考驗──“城南已合數重圍”。戰爭在塞外進行,城南是退路。但連城南也被敵人設下了重圍,全軍已陷入可能徹底覆沒的絕境。寫被圍雖只此一句,但卻如千鈞一發,使人為之懸心吊膽。
  “突營射殺呼延將,獨領殘兵千騎歸?!焙粞?,是匈奴四姓貴族之一,這里指敵軍的一員悍將。我方這位身經百戰的英雄,正是選中他作為目標,在突營闖陣的時候,首先將他射殺,使敵軍陷于慌亂,乘機殺開重圍,獨領殘兵,奪路而出。
  詩所要表現的是一位勇武過人的英雄,而所寫的戰爭從全局上看,是一場敗仗。但雖敗卻并不令人喪氣,而是敗中見出了豪氣?!蔼氼I殘兵千騎歸”,“獨”字幾乎有千斤之力,壓倒了敵方的千軍萬馬,給人以頂天立地之感。詩沒有對這位將軍進行肖像描寫,但通過緊張的戰斗場景,把英雄的精神與氣概表現得異常鮮明而突出,給人留下難忘的印象。將這場驚心動魄的突圍戰和首句“百戰沙場碎鐵衣”相對照,讓人想到這不過是他“百戰沙場”中的一仗。這樣,就把剛才這一場突圍戰,以及英雄的整個戰斗歷程,渲染得格外威武壯烈,完全傳奇化了。詩讓人不覺得出現在眼前的是一批殘兵敗將,而讓人感到這些血泊中拚殺出來的英雄凜然可敬。象這樣在一首小詩里敢于去寫嚴酷的斗爭,甚至敢于去寫敗仗,而又從敗仗中顯出豪氣,給人以鼓舞,如果不具備象盛唐詩人那種精神氣概是寫不出的。
(余恕誠)

李白

李白(701年-762年),字太白,號青蓮居士,又號“謫仙人”,是唐代偉大的浪漫主義詩人,被后人譽為“詩仙”,與杜甫并稱為“李杜”,為了與另兩位詩人李商隱杜牧即“小李杜”區別,杜甫與李白又合稱“大李杜”。其人爽朗大方,愛飲酒作詩,喜交友。

李白深受黃老列莊思想影響,有《李太白集》傳世,詩作中多以醉時寫的,代表作有《望廬山瀑布》、《行路難》、《蜀道難》、《將進酒》、《梁甫吟》、《早發白帝城》等多首。

李白所作詞賦,宋人已有傳記(如文瑩《湘山野錄》卷上),就其開創意義及藝術成就而言,“李白詞”享有極為崇高的地位。

推薦詩詞

彈歌(先秦·先秦無名)

斷竹續竹。飛土逐宍。

狂歌行,贈四兄(唐·杜甫)

與兄行年校一歲,賢者是兄愚者弟。兄將富貴等浮云,
弟切功名好權勢。長安秋雨十日泥,我曹鞴馬聽晨雞。
公卿朱門未開鎖,我曹已到肩相齊。吾兄睡穩方舒膝,
不襪不巾蹋曉日。男啼女哭莫我知,身上須繒腹中實。
今年思我來嘉州。嘉州酒重花繞樓。樓頭吃酒樓下臥,
長歌短詠還相酬。四時八節還拘禮,女拜弟妻男拜弟。
幅巾鞶帶不掛身,頭脂足垢何曾洗。吾兄吾兄巢許倫,
一生喜怒長任真。日斜枕肘寢已熟,啾啾唧唧為何人。

訴衷情·清晨簾幕卷輕霜(宋·歐陽修)

清晨簾幕卷輕霜,呵手試梅妝。
都緣自有離恨,故畫作,遠山長。

思往事,惜流芳。易成傷。
擬歌先斂,欲消還顰,最斷人腸。

奉贈射洪李四丈(唐·杜甫)

丈人屋上烏,人好烏亦好。人生意氣豁,不在相逢早。
南京亂初定,所向邑枯槁。游子無根株,茅齋付秋草。
東征下月峽,掛席窮海島。萬里須十金,妻孥未相保。
蒼茫風塵際,蹭蹬騏驎老。志士懷感傷,心胸已傾倒。

箜篌引(魏晉·曹植)

置酒高殿上,親交從我游。
中廚辦豐膳,烹羊宰肥牛。
秦箏何慷慨,齊瑟和且柔。
陽阿奏奇舞,京洛出名謳。
樂飲過三爵,緩帶傾庶羞。
主稱千金壽,賓奉萬年酬。
久要不可忘,薄終義所尤。
謙謙君子德,磬折欲何求。
驚風飄白日,光景馳西流。
盛時不再來,百年忽我遒。
生存華屋處,零落歸山丘。
先民誰不死,知命復何憂?

閔予小子(先秦·詩經)

閔予小子,遭家不造,嬛嬛在疚。
于乎皇考,永世克孝。
念茲皇祖,陟降庭止。
維予小子,夙夜敬止。
于乎皇王,繼序思不忘。


永王東巡歌十一首(唐·李白)

永王正月東出師,天子遙分龍虎旗。
樓船一舉風波靜,江漢翻為雁鶩池。

三川北虜亂如麻,四海南奔似永嘉。
但用東山謝安石,為君談笑靜胡沙。

雷鼓嘈嘈喧武昌,云旗獵獵過尋陽。
秋毫不犯三吳悅,春日遙看五色光。

龍蟠虎踞帝王州,帝子金陵訪古丘。
春風試暖昭陽殿,明月還過鳷鵲樓。

二帝巡游俱未回,五陵松柏使人哀。
諸侯不救河南地,更喜賢王遠道來。

丹陽北固是吳關,畫出樓臺云水間。
千巖烽火連滄海,兩岸旌旗繞碧山。

王出三山按五湖,樓船跨海次陪都。
戰艦森森羅虎士,征帆一一引龍駒。

長風掛席勢難回,海動山傾古月摧。
君看帝子浮江日,何似龍驤出峽來。

祖龍浮海不成橋,漢武尋陽空射蛟。
我王樓艦輕秦漢,卻似文皇欲渡遼。

帝寵賢王入楚關,掃清江漢始應還。
初從云夢開朱邸,更取金陵作小山。

試借君王玉馬鞭,指揮戎虜坐瓊筵。
南風一掃胡塵靜,西入長安到日邊。

元宮詞(一百三首)(明·朱有燉)

秋深飛放出郊行,選得馴駒內里乘。
野雉滿鞍如綴錦,馬前珍重是黃鷹。

諸將五首(唐·杜甫)

漢朝陵墓對南山,胡虜千秋尚入關。
昨日玉魚蒙葬地,早時金碗出人間。
見愁汗馬西戎逼,曾閃朱旗北斗殷。
多少材官守涇渭,將軍且莫破愁顏。

韓公本意筑三城,擬絕天驕拔漢旌。
豈謂盡煩回紇馬,翻然遠救朔方兵。
胡來不覺潼關隘,龍起猶聞晉水清。
獨使至尊憂社稷,諸君何以答升平。

洛陽宮殿化為烽,休道秦關百二重。
滄海未全歸禹貢,薊門何處盡堯封。
朝廷袞職雖多預,天下軍儲不自供。
稍喜臨邊王相國,肯銷金甲事春農。

回首扶桑銅柱標,冥冥氛祲未全銷。
越裳翡翠無消息,南海明珠久寂寥。
殊錫曾為大司馬,總戎皆插侍中貂。
炎風朔雪天王地,只在忠臣翊圣朝。

錦江春色逐人來,巫峽清秋萬壑哀。
正憶往時嚴仆射,共迎中使望鄉臺。
主恩前后三持節,軍令分明數舉杯。
西蜀地形天下險,安危須仗出群材。

滿江紅 送李御帶珙(宋·吳潛)

紅玉階前,問何事、翩然引去。湖海上、一汀鷗鷺,半帆煙雨。報國無門空自怨,濟時有策從誰吐。過垂虹亭下系扁舟,鱸堪煮。
拼一醉,留君住。歌一曲,送君路。遍江南江北,欲歸何處。世事悠悠渾未了,年光冉冉今如許。試舉頭、一笑問青天,天無語。

相關作者
濮阳| 遵义| 长兴| 山西太原| 兴安盟| 平凉| 衡水| 临汾| 宁波| 上饶| 泰州| 宁德| 黔西南| 娄底| 三门峡| 乌兰察布| 鄂州| 克孜勒苏| 衢州| 巴中| 福建福州| 赤峰| 蚌埠| 咸阳| 葫芦岛| 铜陵| 诸暨| 沧州| 泉州| 蓬莱| 龙口| 荆门| 揭阳| 曲靖| 荣成| 益阳| 曲靖| 巴彦淖尔市| 贵州贵阳| 简阳| 偃师| 东莞| 阳春| 巴彦淖尔市| 黄石| 大兴安岭| 玉林| 基隆| 枣庄| 滁州| 燕郊| 松原| 吴忠| 山南| 抚州| 张北| 宁波| 武威| 包头| 淮北| 武安| 邳州| 长葛| 长葛| 镇江| 晋中| 咸阳| 绍兴| 红河| 香港香港| 澳门澳门| 湛江| 简阳| 鄢陵| 南阳| 鹰潭| 阜阳| 仁怀| 铜仁| 顺德| 七台河| 来宾| 通化| 湘西| 大理| 聊城| 昭通| 达州| 日土| 南通| 临沂| 鞍山| 广州| 博尔塔拉| 图木舒克| 克孜勒苏| 呼伦贝尔| 阿坝| 龙口| 黔南| 十堰| 潜江| 屯昌| 巴彦淖尔市| 龙岩| 和田| 海北| 昭通| 崇左| 茂名| 宿州| 长治| 克孜勒苏| 澳门澳门| 铜川| 怀化| 绥化| 中卫| 泗洪| 台北| 神木| 阿勒泰| 石嘴山| 任丘| 靖江| 如皋| 固原| 改则| 亳州| 梅州| 河北石家庄| 台山| 潜江| 汉中| 丹阳| 庆阳| 鹤岗| 南通| 温岭| 新沂| 宜宾| 临汾| 顺德| 马鞍山| 克拉玛依| 潜江| 湘西| 济南| 博罗| 铜仁| 台湾台湾| 湖南长沙| 安顺| 甘肃兰州| 博尔塔拉| 海南海口| 台湾台湾| 醴陵| 济南| 澳门澳门| 大庆| 大连| 河北石家庄| 海门| 阳泉| 灵宝| 连云港| 金坛| 泰安| 宜春| 台州| 安庆| 临海| 台湾台湾| 临夏| 酒泉| 绥化| 香港香港| 贺州| 乌兰察布| 嘉善| 阜阳| 玉林| 新余| 沭阳| 扬州| 黄山| 温州| 大丰| 巴音郭楞| 临沂| 扬州| 荣成| 固原| 大庆| 南京| 唐山| 宜昌| 阿拉尔| 赣州| 宜都| 伊犁| 镇江| 乌兰察布| 南充| 吉林| 白银| 阿拉尔| 江西南昌| 西藏拉萨| 浙江杭州| 济源| 赣州| 天水| 忻州| 德阳| 香港香港| 湖北武汉| 济宁| 霍邱| 郴州| 图木舒克| 济南| 德清| 三亚| 榆林| 厦门| 厦门| 中卫| 广安| 泰安| 石河子| 昌都| 贵州贵阳| 曲靖| 三门峡| 南通| 广州| 泉州| 抚州| 朝阳| 渭南| 顺德| 甘孜| 温岭| 凉山| 临海| 长治| 大同| 图木舒克| 宁波| 济宁| 营口| 临汾| 绵阳| 吐鲁番| 惠东| 兴化| 定州| 邢台| 南平| 中卫| 达州| 象山| 襄阳| 滁州| 来宾| 焦作| 铁岭| 肇庆| 黄冈| 汉中| 巴中| 沭阳| 巴音郭楞| 海丰| 贺州| 丽江| 中卫| 台山| 昭通| 崇左| 晋城| 万宁| 江门| 贵港| 屯昌| 平顶山| 福建福州| 迁安市| 六盘水| 招远| 张掖| 惠州| 湖北武汉| 普洱| 枣庄| 日照| 吉林长春| 湖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