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秦] 詩經
子之還兮,遭我乎峱[1]之間兮。
并驅從兩肩兮,揖我謂我儇兮。

子之茂兮,遭我乎峱之道兮。
并驅從兩牡兮,揖我謂我好兮。

子之昌兮,遭我乎峱之陽。
并驅從兩狼兮,揖我謂我臧兮。
分類標簽: 贊美詩
【注釋】:

[1]:音撓,山名
儇:音宣,輕捷

詩經

詩經》是中國古代詩歌開端,最早的一部詩歌總集,收集了西周初年至春秋中葉(前11世紀至前6世紀)的詩歌,共311篇,其中6篇為笙詩,即只有標題,沒有內容,稱為笙詩六篇(南陔、白華、華黍、由康、崇伍、由儀),反映了周初至周晚期約五百年間的社會面貌。

《詩經》的作者佚名,絕大部分已經無法考證,傳為尹吉甫采集、孔子編訂?!对娊洝吩谙惹貢r期稱為《詩》,或取其整數稱《詩三百》。西漢時被尊為儒家經典,始稱《詩經》,并沿用至今。詩經在內容上分為《風》、《雅》、《頌》三個部分?!讹L》是周代各地的歌謠;《雅》是周人的正聲雅樂,又分《小雅》和《大雅》;《頌》是周王庭和貴族宗廟祭祀的樂歌,又分為《周頌》、《魯頌》和《商頌》。

孔子曾概括《詩經》宗旨為“無邪”,并教育弟子讀《詩經》以作為立言、立行的標準。先秦諸子中,引用《詩經》者頗多,如孟子、荀子、墨子、莊子、韓非子等人在說理論證時,多引述《詩經》中的句子以增強說服力。至漢武帝時,《詩經》被儒家奉為經典,成為《六經》及《五經》之一。

《詩經》內容豐富,反映了勞動與愛情、戰爭與徭役、壓迫與反抗、風俗與婚姻、祭祖與宴會,甚至天象、地貌、動物、植物等方方面面,是周代社會生活的一面鏡子。

推薦詩詞

聲聲慢·尋尋覓覓(宋·李清照)

尋尋覓覓,冷冷清清,凄凄慘慘戚戚。
乍暖還寒時候,最難將息。
三杯兩盞淡酒,怎敵他、晚來風急?
雁過也,正傷心,卻是舊時相識。

滿地黃花堆積。憔悴損,如今有誰堪摘?
守著窗兒,獨自怎生得黑?
梧桐更兼細雨,到黃昏、點點滴滴。
這次第,怎一個愁字了得!

滿江紅·怒發沖冠(宋·岳飛)

怒發沖冠,憑欄處瀟瀟雨歇。
抬望眼,仰天長嘯,壯懷激烈。
三十功名塵與土,
八千里路云和月。
莫等閑白了少年頭,空悲切。

靖康恥,猶未雪;
臣子恨,何時滅!
駕長車踏破賀蘭山缺。
壯志饑餐胡虜肉,
笑談渴飲匈奴血。
待從頭收拾舊山河,朝天闕。

鄉村四月(宋·翁卷)

綠遍山原白滿川,子規聲里雨如煙。
鄉村四月閑人少,才了蠶桑又插田。

行路難·有耳莫洗潁川水(唐·李白)

有耳莫洗潁川水,有口莫食首陽蕨。
含光混世貴無名,何用孤高比云月?
吾觀自古賢達人,功成不退皆殞身。
子胥既棄吳江上,屈原終投湘水濱。
陸機雄才豈自保?李斯稅駕苦不早。
華亭鶴唳詎可聞?上蔡蒼鷹何足道?
君不見吳中張翰稱達生,秋風忽憶江東行。
且樂生前一杯酒,何須身后千載名?

水調歌頭·安石在東海(宋·蘇軾)

安石在東海,從事鬢驚秋。
中年親友難別,絲竹緩離愁。
一旦功成名遂,準擬東還海道,扶病入西州。
雅志困軒冕,遺恨寄滄洲。

歲云暮,須早計,要褐裘。
故鄉歸去千里,佳處輒遲留。
我醉歌時君和,醉倒須君扶我,惟酒可忘憂。
一任劉玄德,相對臥高樓。

無題(唐·李商隱)

昨夜星辰昨夜風,畫樓西畔桂堂東。
身無彩鳳雙飛翼,心有靈犀一點通。
隔座送鉤春酒暖,分曹射覆蠟燈紅。
嗟余聽鼓應官去,走馬蘭臺類轉蓬。

關山月(唐·李白)

明月出天山,蒼茫云海間。
長風幾萬里,吹度玉門關。
漢下白登道,胡窺青海灣。
由來征戰地,不見有人還。
戍客望邊邑,思歸多苦顏。
高樓當此夜,嘆息未應閑。

琵琶行(唐·白居易)

潯陽江頭夜送客,楓葉荻花秋瑟瑟。
主人下馬客在船,舉酒欲飲無管弦。
醉不成歡慘將別,別時茫茫江浸月。
忽聞水上琵琶聲,主人忘歸客不發。
尋聲暗問彈者誰,琵琶聲停欲語遲。
移船相近邀相見,添酒回燈重開宴。
千呼萬喚始出來,猶抱琵琶半遮面。
轉軸撥弦三兩聲,未成曲調先有情。
弦弦掩抑聲聲思,似訴平生不得志。
低眉信手續續彈,說盡心中無盡事。
輕攏慢拈抹復挑,初為霓裳后六幺。
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語。
嘈嘈切切錯雜彈,大珠小珠落玉盤。
間關鶯語花底滑,幽咽泉流冰下難。
水泉冷澀弦凝絕,凝絕不通聲暫歇。
別有幽愁暗恨生,此時無聲勝有聲。
銀瓶乍破水漿迸,鐵騎突出刀槍鳴。
曲終收撥當心畫,四弦一聲如裂帛。
東船西舫悄無言,唯見江心秋月白。
沉吟放撥插弦中,整頓衣裳起斂客。
自言本是京城女,家在蝦蟆陵下住。
十三學得琵琶成,名屬教坊第一部。
曲罷常教善才服,妝成每被秋娘妒。
五陵年少爭纏頭,一曲紅綃不知數。
鈿頭云篦擊節碎,血色羅裙翻酒污。
今年歡笑復明年,秋月春風等閑度。
弟弟從軍阿姨死,暮去朝來顏色故。
門前冷落車馬稀,老大嫁作商人婦。
商人重利輕別離,前月浮梁買茶去。
去來江口空守船,繞船明月江水寒。
夜深忽夢少年事,夢啼妝淚紅闌干。
我聞琵琶已嘆息,又聞此語重唧唧。
同是天涯淪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識。
我從去年辭帝京,謫居臥病潯陽城。
潯陽地僻無音樂,終歲不聞絲竹聲。
住近湓江地低濕,黃廬苦竹繞宅生。
其間旦暮聞何物,杜鵑啼血猿哀鳴。
春江花朝秋月夜,往往取酒還獨傾。
豈無山歌與村笛?嘔啞嘲哳難為聽。
今夜聞君琵琶語,如聽仙樂耳暫明。
莫辭更坐彈一曲,為君翻作琵琶行。
感我此言良久立,卻坐促弦弦轉急。
凄凄不似向前聲,滿座重聞皆掩泣。
座中泣下誰最多,江州司馬青衫濕。

終南山(唐·王維)

太乙近天都,連山到海隅。
白云回望合,青靄入看無。
分野中峰變,陰晴眾壑殊。
欲投人處宿,隔水問樵夫。

菩薩蠻·人人盡說江南好(唐·韋莊)

人人盡說江南好,游人只合江南老。春水碧于天,畫船聽
雨眠。壚邊人似月,皓腕凝霜雪。未老莫還鄉,還鄉須斷
腸。

渭南| 烟台| 九江| 焦作| 阿坝| 桐城| 仁怀| 桂林| 日土| 乌海| 偃师| 克拉玛依| 海西| 余姚| 玉林| 郴州| 和田| 赣州| 凉山| 镇江| 贵州贵阳| 巴彦淖尔市| 锦州| 灌南| 邢台| 姜堰| 宿迁| 普洱| 广汉| 安康| 海拉尔| 五指山| 莒县| 日喀则| 云南昆明| 塔城| 荆州| 金华| 济南| 克孜勒苏| 莱州| 九江| 抚州| 永新| 长兴| 渭南| 台中| 五家渠| 顺德| 西双版纳| 白山| 绵阳| 遵义| 临夏| 石狮| 塔城| 西藏拉萨| 临海| 琼海| 单县| 赵县| 武威| 伊春| 迪庆| 佛山| 黄冈| 金坛| 金坛| 威海| 广州| 阜阳| 清远| 巢湖| 基隆| 吐鲁番| 宜昌| 章丘| 江西南昌| 伊犁| 徐州| 义乌| 平潭| 大庆| 陵水| 临沧| 丹阳| 靖江| 台山| 万宁| 安徽合肥| 达州| 新乡| 双鸭山| 沭阳| 海北| 本溪| 海宁| 正定| 黄山| 伊犁| 吴忠| 潮州| 偃师| 淮安| 启东| 香港香港| 安庆| 通辽| 广州| 铜陵| 昌吉| 平顶山| 辽阳| 莒县| 三亚| 兴安盟| 台湾台湾| 巴音郭楞| 宿迁| 阳泉| 兴安盟| 阿勒泰| 定州| 宁波| 吉林长春| 西双版纳| 威海| 金华| 马鞍山| 绥化| 四川成都| 云南昆明| 临夏| 甘南| 垦利| 乐清| 新疆乌鲁木齐| 阜新| 潮州| 陕西西安| 铜陵| 仁寿| 日喀则| 乌兰察布| 河池| 阜阳| 海门| 蚌埠| 忻州| 曹县| 临海| 承德| 开封| 白沙| 沧州| 临夏| 阿坝| 怒江| 昌吉| 荆州| 眉山| 渭南| 黔南| 鹤壁| 张北| 榆林| 焦作| 海拉尔| 屯昌| 台中| 宜都| 锦州| 昆山| 永康| 渭南| 日照| 玉环| 四平| 济源| 永康| 锦州| 宁波| 项城| 临汾| 信阳| 禹州| 昌吉| 赣州| 灌云| 桂林| 朔州| 永州| 溧阳| 龙岩| 白城| 辽宁沈阳| 安徽合肥| 高密| 台湾台湾| 东海| 武夷山| 日喀则| 海西| 湘西| 偃师| 阿拉善盟| 塔城| 定州| 巴音郭楞| 滨州| 西双版纳| 兴安盟| 荆门| 简阳| 三亚| 平凉| 贺州| 陵水| 黔南| 惠东| 西双版纳| 襄阳| 邹城| 常德| 莆田| 深圳| 慈溪| 明港| 莒县| 海北| 大连| 包头| 廊坊| 新沂| 贵州贵阳| 黄冈| 东莞| 铁岭| 河池| 招远| 临沂| 丽江| 澳门澳门| 克拉玛依| 永州| 黄冈| 铜川| 黔西南| 宣城| 东方| 云南昆明| 石嘴山| 濮阳| 江门| 雅安| 台中| 三亚| 台山| 凉山| 汉中| 珠海| 双鸭山| 文山| 瓦房店| 宜都| 江西南昌| 南通| 仙桃| 遵义| 白城| 邵阳| 高雄| 沛县| 桐城| 青州| 张北| 阿勒泰| 张北| 平顶山| 益阳| 三河| 张家口| 宁波| 燕郊| 中卫| 淮北| 仙桃| 新余| 如东| 三亚| 酒泉| 海拉尔| 齐齐哈尔| 乌兰察布| 正定| 泰兴| 喀什| 宝鸡| 甘肃兰州| 东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