賀新郎 用前韻送杜叔高

[宋] 辛棄疾
細把君詩說。悵余音、鈞天浩蕩,洞庭膠葛。千尺陰崖塵不到,惟有層冰積雪。乍一見、寒生毛發。自昔佳人多薄命,對古來、一片傷心月。金屋冷,夜調瑟。
去天尺五君家別??闯丝?、魚龍慘淡,風云開合。起望衣冠神州路,白日銷殘戰骨。嘆夷甫、諸人清絕。夜半狂歌悲風起,聽錚錚、陣馬檐間鐵。南共北,正分裂。
分類標簽: 懷才不遇
【注釋】:
宋孝宗淳熙十六年(1189)春,杜叔高從浙江金華到江西上饒探訪作者,作者作此詞送別。題云“用前韻 ”,乃用作者前不久寄陳亮同調詞韻。杜叔高是一位很有才氣的詩人,陳亮曾在《復杜仲高書》中稱其詩“如干戈森立,有吞虎食牛之氣,而左右發春妍以輝映于其間 ”。只因鼓吹抗金,故遭到主和派的猜忌,雖有報國之心,但亦無請纓之路。作者愛其才華,更愛其人品,詞中蘊含著的深情厚意即能反映出來。
上闋頭句至“毛發 ”數句盛贊叔高詩作之奇美。頭句“ 細把君詩說 ”,足見非常愛重。因為愛之深,所以說之細?!盎杏嘁?、鈞天浩蕩,洞庭膠葛”,言杜詩氣勢磅礴,讀之恍如聽到傳說中天帝和黃帝的樂工們在廣闊曠遠的宇宙間演奏的樂章的余韻,動人心魂。
“千丈陰崖塵不到,惟有層冰積雪。乍一見、寒生毛發“乃熔裁唐人李咸用《覽友生古風》詩“一卷冰雪言,清泠泠心骨”語意,言杜詩風骨清峻,讀之宛若望見塵土都不到的高崖之上的冰雪 ,不禁毛發生寒。如此說詩,不但說得很細,而且說得極美,比喻新穎,想象奇特,既富詩情,亦有畫意。接下至“調瑟”數句哀嘆叔高的蕭索境況?!白晕艏讶硕啾∶?,對古來、一片傷心月 ”,化用蘇軾《薄命佳人》詩“自古佳人多命薄,閉門春盡楊花落”二句,以古來美婦多遭遺棄隱喻才士常有沉淪 ;“金屋冷,夜調瑟”則借漢武帝陳皇后失寵,進一步渲染了被棄的凄苦。這里純用比興,雖為造境,卻甚真切 ,藝術效果遠勝于直言。
下闋寫叔高之懷才不遇而轉及其家門昔盛今衰。
“去天尺五君家別 ”乃隱括《三秦記 》“城南韋杜,去天尺五”一語,謂長安杜氏本強宗大族,門望極其尊崇,但叔高一家卻有異于此,是然足弟五人皆有才學,但只因不善鉆營而都未有所成就 ?!翱闯丝?、魚龍慘淡,風云開合”則變化《易乾·九五》“云從龍,風從虎”之語,假托魚龍紛擾、騰飛搏斗于風云開合之中的昏慘景象,暗喻朝中群小趨炎附勢、為謀求權位而激烈競爭。一“看”字有冷眼旁觀、不勝鄙薄之意。群小瘋狂奔競,反映了朝政的黑暗腐敗。叔高兄弟不得進用,原因即在于此;北方失地不得收復,原因亦在于此。故接下乃興起神陸沉的悲慨 :“起望衣冠神州路,白日消殘戰骨。嘆夷甫諸人清絕 !”昔日衣冠相望的中原路上,如今唯見一片荒涼,縱橫滿地的戰骨正在白日寒光中逐漸消損。然而當國者卻只顧偏安享樂,對中原遺民早已“一切不復關念 ”(陳亮《上孝宗皇帝書》),許多官僚也“微有西晉風,作王衍阿堵等語”而“諱言恢復 ”(李心傳《建炎以來朝野雜記》乙集卷三此宋孝宗趙語 ),借以掩飾其內心的怯懦和卑劣 ?!皣@夷甫諸人清絕”即對此輩憤怒斥責。朝政如此腐敗,士大夫如引腐朽,詞人的愛國之心卻仍在激烈搏動 :“夜半狂歌悲風起。聽錚錚、陣馬檐間鐵 ?!敝性磸?,愁思難眠,夜半狂歌,悲風驚起,聽檐間鐵片錚錚作響,宛如千萬匹沖鋒陷陣的戰馬疾馳而過。此時詞人亦仿佛在揮戈躍馬,率領錦突騎兵奔赴疆場,他滿懷異常暢快的心情。但這只是暫時的幻覺,這幻覺一消失,那虛生的暢快也就隨之消失了,代之而來的必然是加倍的痛苦。歇拍“南共北,正分裂”便是在幻覺消失后發出的慘痛呼號。細讀此詞,乃于慰勉朋侶之中,融入憂傷時世之感,故雖為送別之作,但有悲壯之情。然而其運筆之妙,則在于“如春云浮空,卷舒起滅,隨所變態,無非可觀”(范開《稼軒詞序 》)。說詩思之深廣,則鈞天洞庭,渾涵悠遠;言詩格之清峻,則陰崖冰雪,奇峭高寒;狀境況之蕭寥,則冷月哀弦,凄涼幽怨;刺群小之奔競 ,則風云魚龍 ,紛紛擾擾;悲神州之陸沉,則寒日殘骸,慘不忍睹抒報國之激情,則神馳戰陣,鐵騎錚錚;痛山河之破碎,則聲發穿云,肝膽欲裂。凡此皆“有性情,有境界”(《人間詞話》),故獨高格而不同凡響。

辛棄疾

辛棄疾(1140年5月28日-1207年10月3日),原字坦夫,后改字幼安,號稼軒,山東東路濟南府歷城縣(今濟南市歷城區遙墻鎮四鳳閘村)人。南宋豪放派詞人、將領,有“詞中之龍”之稱。與蘇軾合稱“蘇辛”,與李清照并稱“濟南二安”。

辛棄疾生于金國,少年抗金歸宋,曾任江西安撫使、福建安撫使等職。著有《美芹十論》、《九議》,條陳戰守之策。由于與當政的主和派政見不合,后被彈劾落職,退隱山居。開禧北伐前后,相繼被起用為紹興知府、鎮江知府、樞密都承旨等職。開禧三年(1207年),辛棄疾病逝,年六十八。后贈少師,謚號“忠敏”。

辛棄疾一生以恢復為志,以功業自許,卻命運多舛、備受排擠、壯志難酬。但他恢復中原的愛國信念始終沒有動搖,而是把滿腔激情和對國家興亡、民族命運的關切、憂慮,全部寄寓于詞作之中。其詞藝術風格多樣,以豪放為主,風格沉雄豪邁又不乏細膩柔媚之處。其詞題材廣闊又善化用典故入詞,抒寫力圖恢復國家統一的愛國熱情,傾訴壯志難酬的悲憤,對當時執政者的屈辱求和頗多譴責;也有不少吟詠祖國河山的作品?,F存詞六百多首,有詞集《稼軒長短句》等傳世。

推薦詩詞

端午三殿宴群臣探得神字(唐·李隆基)

五月符天數,五音調夏鈞。舊來傳五日,無事不稱神。
穴枕通靈氣,長絲續命人。四時花競巧,九子粽爭新。
方殿臨華節,圓宮宴雅臣。進對一言重,遒文六義陳。
股肱良足詠,鳳化可還淳。

湖上(宋·徐元杰)

花開紅樹亂鶯啼,草長平湖白鷺飛。
風日晴和人意好,夕陽簫鼓幾船歸。

錦瑟(唐·李商隱)

錦瑟無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華年。
莊生曉夢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鵑。
滄海月明珠有淚,藍田日暖玉生煙。
此情可待成追憶,只是當時已惘然。

登崖州城作(唐·李德裕)

獨上高樓望帝京,鳥飛猶是半年程。
青山似欲留人住,百匝千遭繞郡城。

望天門山(唐·李白)

天門中斷楚江開,碧水東流至此回。
兩岸青山相對出,孤帆一片日邊來。

秋思(南北朝·蕭愨)

清波收潦日,華林鳴籟初。
芙蓉露下落,楊柳月中疏。
燕幃緗綺被,趙帶流黃裾。
相思阻音息,結夢感離居。

夜宿山寺(唐·李白)

危樓高百尺,手可摘星辰。
不敢高聲語,恐驚天上人。

相見歡·無言獨上西樓(唐·李煜)

無言獨上西樓,月如鉤。寂寞梧桐深院,鎖清秋。
剪不斷,理還亂,是離愁。別是一般滋味,在心頭。

鳥鳴澗(唐·王維)

人閑桂花落,夜靜春山空。
月出驚山鳥,時鳴春澗中。

浣溪沙(宋·蘇軾)

旋抹紅妝看使君。三三五五棘籬門。相挨踏破蒨羅裙。

老幼扶攜收麥社,烏鳶翔舞賽神村。道逢醉叟臥黃昏。

相關作者
内江| 正定| 雅安| 昌都| 四川成都| 宁夏银川| 吉林| 安庆| 南京| 滨州| 黑河| 北海| 武夷山| 灌云| 博尔塔拉| 廊坊| 百色| 江西南昌| 万宁| 湛江| 洛阳| 达州| 泰安| 武安| 仁怀| 大连| 眉山| 崇左| 东阳| 中卫| 嘉兴| 汝州| 漳州| 菏泽| 三亚| 赵县| 大连| 亳州| 义乌| 迪庆| 鄂尔多斯| 三亚| 忻州| 威海| 任丘| 吉林| 渭南| 高雄| 漳州| 瓦房店| 丽江| 天门| 苍南| 吕梁| 普洱| 铜川| 河源| 宁国| 温岭| 金坛| 三明| 永新| 庄河| 佛山| 乌海| 东莞| 灌云| 无锡| 株洲| 临沂| 玉林| 泸州| 大连| 保定| 深圳| 沭阳| 江西南昌| 陇南| 扬中| 泰安| 朝阳| 玉溪| 七台河| 河源| 池州| 台湾台湾| 澳门澳门| 黑龙江哈尔滨| 黄冈| 昭通| 嘉峪关| 洛阳| 项城| 泗阳| 驻马店| 邢台| 青海西宁| 滕州| 山西太原| 清远| 临夏| 信阳| 邯郸| 乌兰察布| 红河| 钦州| 东方| 湖南长沙| 六安| 长治| 来宾| 江门| 白城| 防城港| 丽水| 克孜勒苏| 包头| 南安| 无锡| 阜新| 武夷山| 晋城| 锡林郭勒| 海拉尔| 邢台| 如皋| 灌南| 定西| 莒县| 台湾台湾| 无锡| 灌云| 广饶| 潮州| 黔南| 咸阳| 通辽| 东阳| 张家口| 巢湖| 庆阳| 厦门| 清远| 巢湖| 济宁| 锡林郭勒| 四川成都| 景德镇| 霍邱| 和县| 淄博| 黄山| 楚雄| 毕节| 塔城| 莱州| 伊犁| 宁国| 辽阳| 儋州| 通辽| 改则| 包头| 衡阳| 和田| 铜陵| 邵阳| 枣阳| 肇庆| 大兴安岭| 安庆| 宜昌| 马鞍山| 宁波| 安徽合肥| 临夏| 东莞| 乳山| 阿拉善盟| 瑞安| 铜陵| 铜川| 抚顺| 漯河| 玉林| 高密| 牡丹江| 巴中| 海丰| 屯昌| 邢台| 广元| 汕头| 溧阳| 陇南| 宁夏银川| 迪庆| 禹州| 承德| 巴中| 台湾台湾| 贺州| 莱州| 汉中| 邹城| 温岭| 宿迁| 茂名| 锡林郭勒| 潮州| 广汉| 儋州| 三沙| 万宁| 淮安| 马鞍山| 天水| 山南| 邹平| 贺州| 兴化| 慈溪| 怀化| 山东青岛| 潜江| 台北| 绥化| 如皋| 池州| 苍南| 如皋| 榆林| 仙桃| 建湖| 克拉玛依| 莱芜| 黔南| 瓦房店| 德州| 神木| 枣阳| 承德| 天门| 禹州| 海北| 宁德| 德宏| 遂宁| 平顶山| 保定| 长垣| 镇江| 大兴安岭| 宁国| 榆林| 菏泽| 安庆| 苍南| 石狮| 新余| 延边| 桓台| 芜湖| 蓬莱| 来宾| 海南海口| 庄河| 榆林| 庄河| 张家口| 南阳| 苍南| 广西南宁| 长垣| 泰兴| 昭通| 黄冈| 塔城| 酒泉| 怀化| 日喀则| 乌海| 惠东| 三沙| 南平| 镇江| 邹城| 郴州| 哈密| 延安| 浙江杭州| 菏泽| 海南| 萍乡| 河源| 乐平| 鄢陵| 阿勒泰| 邢台| 昭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