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書》

年代:唐

作者:令狐德棻等

《周書》,中國歷代正史《二十四史》之一,唐朝令狐德棻主編,參加編寫的還有岑文本和崔仁師等人。成書于貞觀十年(636年)。共50卷,本紀8卷、列傳42卷。本書記載了北周宇文氏建立的周朝(557—581)的紀傳體史書。另外,清代有同名人物周書。

推薦詩詞

濰縣署中畫竹呈年伯包大中丞括(清·鄭燮)

衙齋臥聽蕭蕭竹,疑是民間疾苦聲;
些小吾曹州縣吏,一枝一葉總關情。


踏莎行·候館梅殘(宋·歐陽修)

候館梅殘,溪橋柳細,
草薰風暖搖征轡。
離愁漸遠漸無窮,
迢迢不斷如春水。

寸寸柔腸,盈盈粉淚,
樓高莫近危欄倚。
平蕪盡處是春山,
行人更在春山外。

代書詩一百韻寄微之(唐·白居易)

憶在貞元歲,初登典校司。
身名同日授,心事一言知。
[貞元中,與微之同登科第,俱授秘書省校書
郎,始相識也。]
肺腑都無隔,形骸兩不羈。
疏狂屬年少,閑散為官卑。
分定金蘭契,言通藥石規。
交賢方汲汲,友直每偲偲。
有月多同賞,無杯不共持。
秋風拂琴匣,夜雪卷書帷。
高上慈恩塔,幽尋皇子陂。
唐昌玉蕊會,崇敬牡丹期。
[唐昌觀玉蕊,崇敬寺牡丹,花時多與微之有
期。]
笑勸迂辛酒,閑吟短李詩。
[辛大丘度,性迂嗜酒;李二十紳,形短能詩。
故當時有迂辛短李之號。]
儒風愛敦質,佛理尚玄師。
[劉三十二敦質,雅有儒風;庾七玄師,談佛
理有可賞者。]
度日曾無悶,通宵靡不為。
雙聲聯律句,八面對宮棋。
[雙聲聯句,八面宮棋,皆當時事。]
往往游三省,騰騰出九逵。
寒銷直城路,春到曲江池。
樹暖枝條弱,山晴彩翠奇。
峰攢石綠點,柳宛曲塵絲。
岸草煙鋪地,園花雪壓枝。
早光紅照耀,新溜碧逶迤。
幄幕侵堤布,盤筵占地施。
征伶皆絕藝,選伎悉名姬。
鉛粉凝春態,金鈿耀水嬉。
風流夸墮髻,時世斗啼眉。
[貞元末,城中復為墮馬髻、啼眉妝也。]
密坐隨歡促,華樽逐勝移。
香飄歌袂動,翠落衫釵遺。
籌插紅螺碗,觥飛白玉卮。
打嫌調笑易,飲訝卷波遲。
[拋打曲有《調笑令》,飲酒曲有《卷白波》。]
殘席喧嘩散,歸鞍酩酊騎。
酡顏烏帽側,醉袖玉鞭垂。
紫陌傳鐘鼓,紅塵塞路歧。
幾時曾暫別?何處不相隨?
茌苒星霜換,回還節候催。
兩衙多請假,三考欲成資。
運啟千年圣,天成萬物宜。
皆當少壯日,同惜盛明時。
光景嗟虛擲,云霄竊暗窺。
攻文朝矻矻,講學夜孜孜。
策目穿如札,毫鋒銳若錐。
[時與微之結集策略之目,其數至百十。]
[時與微之各有纖鋒細管筆,攜以就試,相顧
輒笑,目為毫錐。]
繁張獲鳥網,堅守釣魚坻。
[謂自冬至夏,頻改試期,竟與微之堅持制試也。]
并受夔龍薦,齊陳晁董詞。
萬言經濟略,三策太平基。
中第爭無敵,專場戰不疲。
輔車排勝陣,掎角搴降旗。
[并謂同鋪席、共筆硯。]
雙闕紛容衛,千僚儼等衰。
[謂制舉人欲唱第之時也。]
恩隨紫泥降,名向白麻披。
既在高科選,還從好爵縻。
東垣君諫諍,西邑我驅馳。
[元和元年同登制科,微之拜拾遺,予授周至尉。]
在喜登烏府,多慚侍赤墀。
[四年,微之復拜監察,予為拾遺、學士也。]
官班分內外,游處遂參差。
每列鹓鸞序,偏瞻獬豸姿。
簡威霜凜冽,衣彩繡葳蕤。
正色摧強御,剛腸嫉喔咿。
常憎持祿位,不擬保妻兒。
養勇期除惡,輸忠在滅私。
下鞲驚燕雀,當道懾狐貍。
南國人無怨,東臺吏不欺。
[微之使東川,奏冤八十余家,詔從而平
之,因分司東都。]
理冤多定國,切諫甚辛毗。
造次行于是,平生志在茲。
道將心共直,言與行兼危。
水暗波翻覆,山藏路險巇。
未為明主識,已被幸臣疑。
木秀遭風折,蘭芳遇霰萎。
千鈞勢易壓,一柱力難支。
騰口因成痏,吹毛遂得疵。
憂來吟貝錦,謫去詠江蘺。
邂逅塵中遇,殷勤馬上辭。
賈生離魏闕,王粲向荊夷。
水過清源寺,山經綺季祠。
心搖漢皋佩,淚墮峴山碑。
[并途中所經歷者也。]
驛路緣云際,城樓枕水湄。
思鄉多繞澤,望闕獨登陴。
林晚青蕭索,江平綠渺彌。
野秋鳴蟋蟀,沙冷聚鸕鶿。
官舍黃茅屋,人家苦竹籬。
白醪充夜酌,紅粟備晨炊。
寡鶴摧風翮,鰥魚失水鰭。
暗雛啼渴旦,涼葉墮相思。
[此四句兼含微之鰥居之思。]
一點寒燈滅,三聲曉角吹。
藍衫經雨故,驄馬臥霜羸。
念涸誰濡沫?嫌醒自啜醴。
耳垂無伯樂,舌在有張儀。
負氣沖星劍,傾心向日葵。
金言自銷鑠,玉性肯磷緇?
伸屈須看蠖,窮通莫問龜。
定知身是患,當用道為醫。
想子今如彼,嗟予獨在斯。
無憀當歲杪,有夢到天涯。
坐阻連襟帶,行乖接履綦。
潤銷衣上霧,香散室中芝。
念遠緣遷貶,驚時為別離。
素書三往復,明月七盈虧。
[自與微之別經七月,三度得書。]
舊里非難到,余歡不可追。
樹依興善老,草傍靜安衰。
[微之宅在靜安坊西,近興善寺。]
前事思如昨,中懷寫向誰?
北村尋古柏,南宅訪辛夷。
[開元觀西北院,即隋時龍村佛堂,有古柏一
株,至今存焉。微之宅中有辛夷兩樹,常與
微之游息其下。]
此日空搔首,何人共解頤?
病多知夜永,年長覺秋悲。
不飲長如醉,加餐亦似饑。
狂吟一千字,因使寄微之。

延州(宋·沈括)

二郎山下雪紛紛,旋卓穹廬學塞人。
化盡素衣冬不老,石油多似洛陽塵。

臨江仙 閨思(宋·史達祖)

愁與西風應有約,年年同赴清秋。舊游簾幕記揚州。一燈人著夢,雙燕月當樓。羅帶鴛鴦塵暗澹,更須整頓風流。天涯萬一見溫柔。瘦應因此瘦,羞亦為郎羞。

無題二首(唐·李商隱)

來是空言去絕蹤,月斜樓上五更鐘。
夢為遠別啼難喚,書被催成墨未濃。
蠟照半籠金翡翠,麝薰微度繡芙蓉。
劉郎已恨蓬山遠,更隔蓬山一萬重。

颯颯東風細雨來,芙蓉塘外有輕雷。
金蟾嚙鎖燒香入,玉虎牽絲汲井回。
賈氏窺簾韓掾少,宓妃留枕魏王才。
春心莫共花爭發,一寸相思一寸灰。

從軍行(唐·王昌齡)

大漠風塵日色昏,紅旗半卷出轅門。
前軍夜戰洮河北,已報生擒吐谷渾。

幽居(唐·韋應物)

貴賤雖異等,出門皆有營。獨無外物牽,遂此幽居情。
微雨夜來過,不知春草生。青山忽已曙,鳥雀繞舍鳴。
時與道人偶,或隨樵者行。自當安蹇劣,誰謂薄世榮。

三字獄(明·李東陽)

朋黨謫,天下惜。
惜不惜,貶李迪。
三字獄,天下服。
服不服,殺武穆。
奸臣敗國不畏天,區區物論真無權。
崖州一死差快意,遺恨施郎馬前刺。

初夏睡起(宋·楊萬里)

梅子流酸濺齒牙,芭蕉分綠上窗紗。
日長睡起無情思,閑看兒童捉柳花。

梅州| 阿拉善盟| 日喀则| 佳木斯| 海丰| 嘉峪关| 安岳| 山西太原| 那曲| 赵县| 黔西南| 铜陵| 日照| 襄阳| 大庆| 昌吉| 海安| 龙岩| 长垣| 大庆| 河南郑州| 涿州| 海西| 垦利| 贵州贵阳| 甘肃兰州| 洛阳| 天门| 河南郑州| 潜江| 鹤岗| 绍兴| 荆州| 大兴安岭| 盘锦| 徐州| 阿勒泰| 邹城| 恩施| 湘西| 和田| 象山| 定安| 湖北武汉| 义乌| 琼中| 阿勒泰| 安吉| 白山| 枣庄| 如东| 青州| 朝阳| 和县| 莆田| 五家渠| 柳州| 铜陵| 晋中| 宣城| 长治| 湖南长沙| 济宁| 山南| 瑞安| 和县| 山南| 白城| 上饶| 安徽合肥| 安顺| 牡丹江| 涿州| 宝鸡| 娄底| 大庆| 新沂| 临沧| 灌南| 朝阳| 赣州| 阿克苏| 五家渠| 兴安盟| 河池| 株洲| 简阳| 昆山| 漯河| 瑞安| 保亭| 新乡| 清远| 内江| 扬州| 安康| 莱芜| 宁德| 西双版纳| 东方| 和县| 绍兴| 昌都| 宁夏银川| 东营| 巢湖| 泗洪| 池州| 廊坊| 濮阳| 陵水| 梧州| 鹤岗| 秦皇岛| 邹城| 慈溪| 醴陵| 临猗| 平顶山| 巢湖| 宁波| 柳州| 绥化| 资阳| 包头| 抚顺| 阳泉| 绵阳| 金昌| 禹州| 三亚| 吴忠| 那曲| 甘孜| 安阳| 遂宁| 阳泉| 和县| 常州| 扬州| 日土| 吉林| 六盘水| 临沂| 松原| 瑞安| 寿光| 山南| 白山| 中卫| 本溪| 泉州| 信阳| 襄阳| 吐鲁番| 芜湖| 绥化| 白沙| 澄迈| 自贡| 南平| 淮南| 林芝| 延安| 吐鲁番| 长葛| 定安| 伊春| 林芝| 茂名| 六盘水| 广饶| 常州| 海安| 泗阳| 武威| 安徽合肥| 济南| 内蒙古呼和浩特| 锡林郭勒| 呼伦贝尔| 包头| 广安| 平顶山| 新余| 乳山| 大连| 承德| 金华| 乐清| 潮州| 基隆| 江西南昌| 抚州| 阿勒泰| 灌南| 菏泽| 朝阳| 琼中| 牡丹江| 肥城| 石狮| 和田| 巴音郭楞| 运城| 芜湖| 东莞| 大庆| 江苏苏州| 肥城| 淮北| 德清| 吴忠| 灌云| 永新| 武夷山| 衡水| 五指山| 衡阳| 洛阳| 大理| 绍兴| 四平| 大丰| 阳泉| 三沙| 厦门| 蚌埠| 辽源| 万宁| 宁国| 保定| 鹰潭| 德州| 正定| 扬中| 肥城| 绵阳| 单县| 义乌| 乐清| 涿州| 仁寿| 顺德| 大庆| 任丘| 姜堰| 常州| 芜湖| 甘肃兰州| 阿勒泰| 滁州| 正定| 萍乡| 镇江| 安岳| 高密| 高雄| 西双版纳| 六盘水| 五家渠| 益阳| 晋中| 黄石| 曲靖| 克孜勒苏| 潍坊| 恩施| 忻州| 嘉峪关| 固原| 燕郊| 保定| 天门| 云浮| 海南海口| 黄冈| 杞县| 云南昆明| 玉林| 琼海| 广西南宁| 如皋| 象山| 保亭| 汉川| 汕尾| 玉林| 永康| 定西| 湖州| 乐清| 孝感| 果洛| 沭阳| 钦州| 莆田| 新乡| 大兴安岭| 哈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