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回 質平原秦王索魏齊 敗長平白起坑趙卒

話說須賈得命,連夜奔回大梁,來見魏王,述范睢吩咐之語,那送家眷是小事,要斬相國之頭,干礙體面,難于啟齒。魏王躊躇未決,魏齊聞知此信,棄了相印,連夜逃往趙國,依平原君趙勝去了。魏王乃大飾車馬,將黃金百鎰,采帛千端,送范睢家眷至咸陽,又告明:“魏齊聞風先遁,今在平原君府中,不干魏國之事?!?p>范睢乃奏聞秦王,秦王曰:“趙與秦一向結好,澠池會上結為兄弟,又將王孫異人為質于趙,欲以固其好也;前秦兵伐韓,圍閼與,趙遣李牧救韓,大敗秦兵。寡人向未問罪。今又擅納丞相之仇人,丞相之仇,即寡人之仇。寡人決意伐趙,一則報閼與之恨,二者索取魏齊?!蹦擞H帥師二十萬,命王翦為大將伐趙,拔三城。

是時趙惠文王方薨,太子丹立,是為孝成王。孝成王年少,惠文太后用事,聞秦兵深入,甚懼,時藺相如病篤告老,虞卿代為相國,使大將廉頗帥師御敵,相持不決。虞卿言于惠文太后曰:“事急矣!臣請奉長安君為質于齊以求救?!碧笤S之。

原來惠文王之太后乃齊湣王之女,其年齊襄王新薨,太子建即位,年亦少。君王后太史氏用事,兩太后姑嫂之親,親情和睦。長安君又是惠文太后最愛之少子,往質于齊,君王后如何不動心?于是即命田單為大將,發兵十萬,前來救趙。秦將王翦言于秦王曰:“趙多良將,又有平原君之賢,未易攻也;況齊救將至,不如全師而歸?!?p>秦王曰:“不得魏齊,寡人何面見應侯乎?”乃遣使謂平原君曰:“秦之伐趙,為取魏齊耳。若能獻出魏齊,即當退兵?!逼皆龑υ唬骸拔糊R不在臣家,大王無誤聽人言也?!笔拐呷?,平原君終不肯認,秦王心中悶悶不悅,欲待進兵,又恐齊、趙合兵,勝負難料;欲待班師,魏齊如何可得。再四躊躇,生出一個計策來,乃為書謝趙王,略曰:

寡人與君,兄弟也,寡人誤聞道路之言,魏齊在平原君所,是以興兵索之。不然,豈敢輕涉趙境?所取三城,謹還歸于趙,寡人愿復前好,往來無間。 (奇*書*網.整*理*提*供)

趙王亦遣使答書,謝其退兵還城之意。田單聞秦師已退,亦歸齊去訖,秦王回至函谷關,復遣人以一緘致平原君趙勝,勝拆書看之,略曰:

寡人聞君之高義,愿與君為布衣之交,君幸過寡人,寡人愿與君為十日之飲。

平原君將書來見趙王,趙王集群臣計議,相國虞卿進曰:“秦,虎狼之國也。昔孟嘗君入秦,幾乎不返。況彼方疑魏齊在趙,平原君不可往?!?p>廉頗曰:“昔藺相如懷和氏璧單身入秦,尚能完歸趙國,秦不欺趙。若不往反起其疑?!壁w王曰:“寡人亦以此為秦王美意,不可違也!”遂命趙勝同秦使西入咸陽,秦王一見,歡若平生,日日設宴相待,盤桓數日,秦王因極歡之際,舉卮向趙勝曰:“寡人有請于君,君若見諾,乞飲此酌?!?p>勝曰:“大王命勝,何敢不從?”因引卮盡之。

秦王曰:“昔周文王得呂尚以為太公,齊桓公得管夷吾以為仲父,今范君亦寡人之太公、仲父也。范君之仇魏齊,托在君家,君可使人歸取其頭,以畢范君之恨,即寡人受君之賜?!壁w勝曰:“臣聞之,‘貴而為友者,為賤時也;富而為友者,為貧時也?!蛭糊R,臣之友也,即使真在臣所,臣亦不忍出之,況不在乎?”

秦王變色曰:“君必不出魏齊,寡人不放君出關?!?p>趙勝曰:“關之出與不出,事在大王。且王以飲相召,而以威劫之,天下知曲直之所在矣?!?p>秦王知平原君不肯負魏齊,遂與之俱至咸陽,留于館舍,使人遺趙王書,略曰:

王子弟平原君在秦,范君之仇魏齊在平原君之家。魏齊頭旦至,平原君夕返。不然,寡人且舉兵臨趙,親討魏齊,又不出平原君于關,惟王諒之。

趙王得書大恐,謂群臣曰:“寡人豈為他國之亡臣,易吾國之鎮公子?”乃發兵圍平原君家,索取魏齊。平原君賓客多與魏齊有交,乘夜縱之逃出,往投相國虞卿。虞卿曰:“趙王畏秦,甚于豺虎,此不可以言語爭也,不如仍走大梁,信陵君招賢納士,天下亡命者皆歸之,又且平原君之厚交,必然相庇,雖然,君罪人不可獨行,吾當與君同往?!奔唇庀嘤?,為書以謝趙王,與魏齊共變服為賤者,逃出趙國。

既至大梁,虞卿乃伏魏齊于郊外,慰之曰:“信陵君慷慨丈夫,我往投之,必立刻相迎,不令君久待也!”虞卿徒步至信陵君之門,以刺通。

主客者入報。信陵君方解發就沐,見刺,大驚曰:“此趙之相國,安得無故至此?”使主客者辭以主人方沐,暫請入坐,因叩其來魏之意。虞卿情急,只得將魏齊得罪于秦始末,及自家捐棄相印,相隨投奔之意,大略告訴一番。

主客者復入言之,信陵君心中畏秦,不欲納魏齊,又念虞卿千里相投一段意思,不好直拒,事在兩難,猶豫不決,虞卿聞信陵君有難色,不即出見,大怒而去。

信陵君問于賓客曰:“虞卿之為人何如?!睍r侯生在旁,大笑曰:“何公子之暗于事也?虞卿以三寸舌取趙王相印,封萬戶侯,及魏齊窮困而投虞卿,虞卿不愛爵祿之重,解綬相隨,天下如此人有幾,公子猶未定其賢否耶?”信陵君大慚,急挽發加冠,使輿人駕車疾驅郊外追之。

再說魏齊懸懸而望,待之良久,不見消息,想曰:“虞卿言信陵君慨慷丈夫,一聞必立刻相迎,今久而不至,事不成矣?”少頃,只見虞卿含淚而至曰:“信陵君非丈夫也,乃畏秦而卻我,吾當與君間道入楚?!蔽糊R曰:“吾以一時不察,得罪于范叔,一累平原君,再累吾子,又欲子間關跋涉,乞殘喘于不可知之楚,我安用生為?!奔匆鍎ψ载?,虞卿急前奪之,喉已斷矣。

虞卿正在悲傷,信陵君車騎隨到,虞卿望見,遂趨避他所,不與相見。信陵君見魏齊尸首,撫而哭之曰:“無忌之過也!”時趙王不得魏齊,又走了相國虞卿,知兩人相隨而去,非韓即魏,遣飛騎四出追捕,使者至魏郊,方知魏齊自刎,即奏知魏王,欲請其頭,以贖平原君歸國。

信陵君方命殯殮魏齊尸首,意猶不忍,使者曰:“平原君與君一體也,平原之愛魏齊,與君又一心也。魏齊若在,臣何敢言;今惜已死無知之骨,而使平原君長為秦虜,君其安乎?”信陵君不得已,乃取其首,用匣盛之,交封趙使,而葬其尸于郊外。髯翁有詩詠魏齊云:

無端辱士聽須賈,只合損生謝范睢。

殘喘累人還自累,咸陽函首恨教遲!

虞卿既棄相印,感慨世情,遂不復游宦,隱于白云山中,著書自娛,譏刺時事,名曰《虞氏春秋》,髯翁亦有詩云:

不是窮愁肯著書?千秋高尚記虞兮。

可憐有用文章手,相印輕拋徇魏齊!

趙王將魏齊之首,星夜送至咸陽,秦王以賜范睢,范睢命漆其頭為溺器,曰:“汝使賓客醉而溺我;今令汝九泉之下,常含我溺也?!鼻赝跻远Y送平原君還趙,趙用為相國,以代虞卿之位。范睢又言于秦王曰:“臣布衣下賤,幸受知于大王,備位卿相,又為臣報切齒之仇,此莫大之恩也。但臣非鄭安平,不能延命于魏;非王稽,不能獲進于秦。愿大王貶臣爵秩,加此二臣,以畢臣報德之心,臣死無所恨!”

秦王曰:“丞相不言,寡人幾忘之!”即用王稽為河東守,鄭安平為偏將軍。于是專用范睢之謀,先攻韓、魏,遣使約好于齊、楚。

范睢謂秦王曰:“吾聞齊之君王后賢而有智,當往試之?!蹦嗣拐咭杂襁B環獻于君王后曰:“齊國有人能解此環者,寡人愿拜下風?!?p>君王后命取金錘在手,即時擊斷其環,謂使者曰:“傳語秦王,老婦已解此環訖矣?!?p>使者還報,范睢曰:“君王后果女中之杰,不可犯也?!庇谑桥c齊結盟,各無侵害,齊國賴以安息。

單說楚太子熊完為質于秦,秦留之十六年不遣。適秦使者約好于楚,楚使者朱英與俱至咸陽報聘。朱英因述楚王病勢已成,恐遂不起,太傅黃歇言于熊完曰:“王病篤而太子留于秦,萬一不諱,太子不在榻前,諸公子必有代立者,楚國非太子有矣,臣請為太子謁應侯而請之?!?p>太子曰:“善?!?p>黃歇遂造相府說范睢曰:“相君知楚王之病乎?!?p>范睢曰:“使者曾言之?!?p>黃歇曰:“楚太子久于秦,其與秦將相無不交親者,倘楚王薨而太子得立,其事秦必謹,相君誠以此時歸之于楚,太子之感相君無窮也。若留之不遣,楚更立他公子,則太子在秦,不過咸陽一布衣耳,況楚人懲于太子之不返,異日必不復委質事秦,夫留一布衣,而絕萬乘之好,臣竊以為非計也?!?p>范睢首肯曰:“君言是也?!奔匆渣S歇之言,告于秦王,秦王曰:“可令太子傅黃歇先歸問疾,病果篤,然后來迎太子?!?p>黃歇聞太子不得同歸,私與太子計議曰:“秦王留太子不遣,欲如懷王故事,乘急以求割地也。楚幸而來迎,則中秦之計;不迎,則太子終為秦虜矣?!?p>太子跪請曰:“太傅計將若何?”

黃歇曰:“以臣愚見,不如微服而逃,今楚使者報聘將歸,此機不可失也。臣請獨留,以死當之?!?p>太子泣曰:“事若成,楚國當與太傅共之?!秉S歇私見朱英,與之通謀,朱英許之,太子熊完乃微服為御者,與楚使者朱英執轡,竟出函谷關,無人知覺。

黃歇守旅舍,秦王遣歸問疾,黃歇曰:“太子適患病,無人守視,俟病稍愈,臣即當辭朝矣?!?p>過半月,度太子已出關久,乃求見秦王,叩首謝罪曰:“臣歇恐楚王一旦不諱,太子不得立,無以事君,已擅遣之,今出關矣,歇有欺君之罪,請伏斧锧?!?p>秦王大怒曰:“楚人乃多詐如此!”叱左右囚黃歇,將殺之。

丞相范睢諫曰:“殺黃歇不能復還太子,而徒絕楚歡,不如嘉其忠而歸之。楚王死,太子必嗣位;太子嗣位,歇必為相。楚君臣俱感秦德,其事秦必矣?!鼻赝跻詾槿?,乃厚賜黃歇,遣之歸楚。史臣有詩云:

更衣執轡去如飛,險作咸陽一布衣。

不是春申有先見,懷王余涕又重揮。

歇歸三月而楚頃襄王薨,太子熊完立,是為考烈王。進太傅黃歇為相國,以淮北地十二縣封春申君。黃歇曰:“淮北地邊齊,請置為郡,以便城守,臣愿遠封江東?!笨剂彝跄烁姆恻S歇于故吳之地。

歇修闔閭故城,以為都邑。濬河于城內,四縱五橫,以通太湖之水。改破楚門為昌門。

時孟嘗君雖死,而趙有平原君,魏有信陵君,方以養士相尚。黃歇慕之,亦招致賓客,食客常數千人,平原君趙勝常遣使至春申君家,春申君館之于上舍。

趙使者欲夸示楚人,用玳瑁為簪,以珠玉飾刀劍之寶。及見春申君客三千余人,其上客皆以明珠為履,趙使大慚。

春申君用賓客之謀,北兼鄒、魯之地,用賢士荀卿為蘭陵令,修舉政法,練習兵士,楚國復強。

話分兩頭,再說秦昭襄王已結齊、楚,乃使大將王龁帥師伐韓,從渭水運糧,東入河洛,以給軍餉。拔野王城。

上黨往來路絕,上黨守臣馮亭與其吏民議曰:“秦據野王,則上黨非韓有矣。與其降秦,不如降趙。秦怒趙得地,必移兵于趙;趙受兵,必親韓。韓、趙同患,可以御秦?!蹦饲彩钩謺⑸宵h地圖,獻于趙孝成王。時孝成王之四年,周赧王之五十三年也。

趙王夜臥得一夢,夢衣偏裻之衣,有龍自天而下,王乘之,龍即飛去,未至于天而墜。見兩旁有金山、玉山二座,光輝奪目。

王覺,召大夫趙禹,以夢告之,趙禹對曰:“偏衣者,合也;乘龍上天,升騰之象;墜地者,得地也;金玉成山者,貨財充溢也。大王目下必有廣地增財之慶,此夢大吉?!壁w王喜。

復召筮史敢占之,敢對曰:“偏衣者,殘也;乘龍上天,不至而墜者,事多中變,有名無實也;金玉成山,可觀而不可用也。此夢不吉,王其慎之!”

趙王心惑趙禹之言,不以筮史為然。

后三日,上黨太守馮亭使者至趙,趙王發書觀之,略曰:

秦攻韓急,上黨將入于秦矣。其吏民不愿附秦,而愿附趙,臣不敢違吏民之欲,謹將所轄十七城,再拜獻之于大王,惟大王辱收之。

趙王大喜曰:“禹所言廣地增財之慶,今日驗矣!”平陽君趙豹諫曰:“臣聞無故之利,謂之禍殃。王勿受也!”

趙王曰:“人畏秦而懷趙,是以來歸,何謂無故?”

趙豹對曰:“秦蠶食韓地,拔野王,絕上黨之道,不令相通,自以為掌握中物,坐而得之。一旦為趙所有,秦豈能甘心哉?秦力其耕,而趙收其獲,此臣所謂‘無故之利’也。且馮亭所以不入地于秦,而入之于趙者,將嫁禍于趙,以舒韓之困也。王何不察耶?”

趙王不以為然,再召平原君趙勝決之,勝對曰:“發百萬之眾,而攻人國,逾年歷歲,未得一城,今不費寸兵斗糧,得十七城,此莫大之利,不可失也!”

趙王曰:“君此言,正合寡人之意?!蹦耸蛊皆时迦f,往上黨受地,封馮亭以三萬戶,號華陵君,仍為守,其縣令十七人,各封以三千戶,皆世襲稱侯。

馮亭閉門而泣,不與平原君相見。平原君固請之,亭曰:“吾有三不義,不可以見使者。為主守地不能死,一不義也;不由主命,擅以地入趙,二不義也;賣主地以得富貴,三不義也!”平原君嘆曰:“此忠臣也!”候其門,三日不去。

馮亭感其意,乃出見,猶垂涕不止,愿交割地面,別選良守。平原君再三撫慰曰:“君之心事,勝已知之,君不為守,無以慰吏民之望?!瘪T亭乃領守如故,竟不受封。

平原君將別,馮亭謂曰:“上黨所以歸趙者,以力不能獨抗秦也,望公子奏聞趙王,大發士卒,急遣名將,為御秦計?!逼皆貓筅w王。

趙王置酒賀得地,徐議發兵,未決。

秦大將王龁進兵圍上黨,馮亭堅守兩月,趙援兵猶未至,乃率其吏民奔趙。

時趙王拜廉頗為上將,率兵二十萬來援上黨,行至長平關,遇馮亭,方知上黨已失,秦兵日近。乃就金門山下,列營筑壘,東西各數十,如列星之狀。別分兵一萬,使馮亭守光狼城;又分兵二萬,使都尉蓋負、蓋同分領之,守東西二鄣城;又使裨將趙茄遠探秦兵。

卻說趙茄領軍五千,哨探出長平關外,約二十里,正遇秦將司馬梗,亦行探來到。趙茄欺司馬梗兵少,直前搏戰。正在交鋒,秦第二哨張唐兵又到,趙茄心慌手慢,被司馬梗一刀斬之,亂殺趙兵。

廉頗聞前哨有失,傳諭各壘用心把守,勿與秦戰,且使軍士掘地深數丈以注水,軍中都不解其意。

王龁大軍已到,距金門山十里下寨,先分軍攻二鄣城。蓋負、蓋同出戰皆敗沒。

王龁乘勝攻光狼城,司馬梗奮勇先登,大軍繼之,馮亭復敗走,奔金門山大營,廉頗納之,秦兵又來攻壘,廉頗傳令:“出戰者,雖勝亦斬?!蓖觚喒ブ蝗?,乃移營逼之,去趙營僅五里,挑戰幾次,趙兵終不出。

王龁曰:“廉頗老將,其行軍持重,未可動也!”

偏將王陵獻計曰:“金門山下有流澗,名曰楊谷,秦、趙之軍共取汲于此澗,趙壘在澗水之南,而秦壘踞其西,水勢自西而流于東南,若絕斷此澗,使水不東流,趙人無汲,不過數日軍必亂,亂而擊之,無不勝矣?!蓖觚喴詾槿?,使軍士將澗水筑斷。至今楊谷名為絕水,為此也。誰知廉頗預掘深坎,注水有余,日用不乏。

秦、趙相持四個月,王龁不得一戰,無可奈何,遣使入告于秦王,秦王召應侯范睢計議,范睢曰:“廉頗更事久,知秦軍強,不輕戰,彼以秦兵道遠,不能持久,欲以老我而乘其隙。若此人不去,趙終未可入也!”秦王曰:“卿有何計,可以去廉頗乎?”范睢屏左右言曰:“要去廉頗,須用‘反間之計’,如此恁般,非費千金不可?!鼻赝醮笙?,即以千金付范睢。

乃使其心腹門客從間道入邯鄲,用千金賄賂趙王左右,布散流言曰:“趙將惟馬服君最良,聞其子趙括勇過其父,若使為將,誠不可當,廉頗老而怯,屢戰俱敗,失亡趙卒三四萬,今為秦兵所逼,不日將出降矣?!?p>趙王先聞趙茄等被殺,連失三城,使人往長平催頗出戰,廉頗主“堅壁”之謀,不肯出戰,趙王已疑其怯。及聞左右反間之言,信以為實,遂召趙括問曰:“卿能為我擊秦軍乎?”

括對曰:“秦若使武安君為將,尚費臣籌畫,如王龁不足道矣?!?p>趙王曰:“何以言之?”

趙括曰:“武安君數將秦軍,先敗韓、魏于伊闕,斬首二十四萬;再攻魏,取大小六十一城;又南攻楚,拔鄢、郢,定巫、黔;又復攻魏,走芒卯,斬首十三萬;又攻韓,拔五城,斬首五萬;又斬趙將賈偃,沉其卒二萬人于河。戰必勝,攻必取,其威名素著,軍士望風而栗,臣若與對壘,勝負居半,故尚費籌畫。如王龁新為秦將,乘廉頗之怯,故敢于深入;若遇臣,如秋葉之遇風,不足當迅掃也!”

趙王大悅,即拜趙括為上將,賜黃金彩帛,使持節往代廉頗,復益勁軍二十萬。括閱軍畢,車載金帛,歸見其母。母曰:“汝父臨終遺命,戒汝勿為趙將,汝今日何不辭之?”

括曰:“非不欲辭,奈朝中無如括者?!?p>母乃上書諫曰:“括徒讀父書,不知通變,非將才,愿王勿遣?!?p>趙王召其母至,親叩其說,母對曰:“括父奢為將,所得賞賜,盡以與軍吏;受命之日,即宿于軍中,不問及家事,與士卒同甘苦;每事必博諮于眾,不敢自專。今括一旦為將,東鄉而朝,軍吏無敢仰視。所賜金帛,悉歸私家。為將豈宜如此?括父臨終,嘗戒妾曰:‘括若為將,必敗趙兵?!斪R其言,愿王別選良將,切不可用括?!?p>趙王曰:“寡人意已決矣!”

母曰:“王既不聽妾言,倘兵敗,妾一家請無連坐?!壁w王許之。

趙括遂引軍出邯鄲,望長平進發。

再說范睢所遣門客猶在邯鄲,備細打聽,盡知趙括向趙王所說之語,趙王已拜為大將,擇日起程,遂連夜奔回咸陽報信。秦王與范睢計議曰:“非武安君不能了此事也?!蹦烁舶灼馂樯蠈?,王龁副之,傳令軍中秘密其事,“有人泄漏武安君為將者斬?!?p>再說趙括至長平關,廉頗驗過符節,即將軍籍交付趙括,獨引親軍百余人,回邯鄲去訖。

趙括將廉頗約束,盡行更改,軍壘合并成大營。時馮亭在軍中,固諫不聽,括又以自己所帶將士易去舊將,嚴諭:“秦兵若來,各要奮勇爭先;如遇得勝,便行追逐,務使秦軍一騎不返?!?p>白起既入秦軍,聞趙括更易廉頗之令,先使卒三千人出營挑戰,趙括輒出萬人來迎,秦軍大敗奔回,白起登壁上望趙軍,謂王龁曰:“吾知所以勝之矣?!?p>趙括勝了一陣,不禁手舞足蹈,使人至秦營下戰書,白起使王龁批:“來日決戰?!币蛲塑娛?,復營于王龁舊屯之處,趙括喜曰:“秦兵畏我矣?!蹦俗蹬p嬍?,傳令:“來日大戰,定要生擒王龁,與諸侯做個笑話?!?p>白起安營已定,大集諸將聽令,使將軍王賁、王陵率萬人列陣,與趙括更迭交戰,只要輸不要贏,引得趙兵來攻秦壁,便算一功;再喚大將司馬錯、司馬梗二人,各引兵一萬五千,從間道繞出趙軍之后,絕其糧道;又遣大將胡傷引兵二萬,屯于左近,只等趙人開壁出逐秦軍,即便殺出,要將趙軍截為二段;又遣大將蒙驁、王翦各率輕騎五千,伺候接應。白起與王龁堅守老營。正是:

安排地網天羅計,待捉龍爭虎斗人。

再說趙括吩咐軍中,四鼓造飯,五鼓結束,平明列陣前進。

行不五里,遇見秦兵,兩陣對圓,趙括使先鋒傅豹出馬,秦將王賁接戰,約三十余合,王賁敗走,傅豹追之。趙括復遣王容率軍幫助,又遇秦將王陵,略戰數合,王陵又敗,趙括見趙兵連勝,自率大軍來追,馮亭又諫曰:“秦人多詐,其敗不可信也,元帥勿追?!壁w括不聽,追奔十余里,及于秦壁。

王賁、王陵繞營而走,秦壁不開。趙括傳令一齊攻打,連打數日,秦軍堅守不可入,趙括使人催取后軍,移營齊進,只見趙將蘇射飛騎而來,報曰:“后營被秦將胡傷引兵沖出遏住,不得前來?!?p>趙括大怒曰:“胡傷如此無禮,吾當親往?!笔谷颂铰犌剀娦袆?,回報道:“西路軍馬不絕,東路無人?!壁w括麾軍從東路而轉,行不上二三里,大將蒙驁一軍從刺斜里殺出,大叫:“趙括你中了我武安君之計,還不投降?!壁w括大怒,挺戟欲戰蒙驁,偏將王容出曰:“不勞元帥,容某建功?!蓖跞荼憬幼∶沈埥讳h。王翦一軍又至,趙兵折傷頗眾。趙括料難取勝,鳴金收軍,就便擇水草處安營。

馮亭又諫曰:“軍氣用銳,今我兵雖失利,茍能力戰,尚可脫歸本營,并力拒敵,若在此安營,腹背受困,將來不可復出?!壁w括又不聽,使軍士筑成長壘,堅壁自守。一面飛奏趙王求援,一面催取后隊糧餉,誰知運糧之路,又被司馬錯、司馬梗引兵塞斷,白起大軍遮其前,胡傷、蒙驁等大軍截其后,秦軍每日傳武安君將令,招趙括投降,趙括此時方知白起真在軍中,唬得心膽俱裂。

再說秦王得武安君捷報,知趙括兵困長平,親命駕來至河內,盡發民家壯丁,凡年十五以上,皆令從軍,分路掠取趙人糧草,遏絕救兵。

趙括被秦兵圍困,凡四十六日,軍中無糧,士卒自相殺食,趙括不能禁止,乃將軍將分為四隊,傅豹一隊向東,蘇射一隊向西,馮亭一隊向南,王容一隊向北,吩咐四隊,一齊鳴鼓,奪路殺出,如一路打通,趙括便招引三路齊走。

誰知武安君白起又預選射手,環趙壘埋伏,凡遇趙壘中出來者,不拘兵將便射,四隊軍馬,沖突三四次,俱被射回。

又過一月,趙括不勝其憤,精選上等銳卒五千人,俱穿重鎧,乘坐駿馬,趙括握戟當先,傅豹、王容緊幫在后,冒圍突出。王翦、蒙驁二將齊上,趙括大戰數合,不能透圍,復身欲歸長壘,馬蹶墜地,中箭而亡。趙軍大亂,傅豹、王容俱死,蘇射引馮亭共走,馮亭曰:“吾三諫不從,今至于此,天也。又何逃乎?”乃自刎而亡,蘇射奔脫,往胡地去訖。

白起豎起招降旗,趙軍皆棄兵解甲,投拜呼:“萬歲!”

白起使人揭趙括之首,往趙營招撫,營中軍士尚二十余萬,聞主帥被殺,無人敢出拒戰,亦皆愿降,甲胄器械,堆積如山,營中輜重,悉為秦有。

白起王龁計議曰:“前秦已拔野王,上黨在掌握中,其吏民不樂為秦,而愿歸趙,今趙卒先后降者,總合來將近四十萬之眾,倘一旦有變,何以防之?”乃將降卒分為十營,使十將以統之,配以秦軍二十萬,各賜以牛酒,聲言:“明日武安君將汰選趙軍,凡上等精銳能戰者,給以器械,帶回秦國,隨征聽用;其老弱不堪,或力怯者,俱發回趙?!壁w軍大喜。

是夜,武安君密傳一令于十將:“起更時分,但是秦兵,都要用白布一片裹首;凡首無白布者,即系趙人,當盡殺之?!鼻乇盍?,一齊發作,降卒不曾準備,又無器械,束手受戮,其逃出營門者,又有蒙驁,王翦等引軍巡邏,獲住便砍。

四十萬軍一夜俱盡,血流淙淙有聲,楊谷之水皆變為丹,至今號為丹水。

武安君收趙卒頭顱,聚于秦壘之間,謂之頭顱山,因以為臺,其臺崔嵬杰起,亦號白起臺,臺下即楊谷也。后來大唐玄宗皇帝巡幸至此,凄然長嘆,命三藏高僧設水陸七晝夜,超度坑卒亡魂,因名其谷曰省冤谷,此是后話。史臣有詩云:

高臺百尺盡頭顱,何止區區萬骨枯?

矢石無情緣斗勝,可憐降卒有何辜!

通計長平之戰,前后斬首虜共四十五萬人,連王龁先前投下降卒,并皆誅戮,止存年少者二百四十人未殺,放歸邯鄲,使宣揚秦國之威。不知趙國存亡何如?且看下回分解。

推薦詩詞

鴛鴦湖棹歌 之十二(清·朱彝尊)

穆湖蓮葉小于錢,
臥柳雖多不礙船。
兩岸新苗才過雨,
夕陽溝水響溪田。

小桃紅·紺云分翠隆蹉絲(元·喬吉)

紺云分翠隆蹉絲,
玉線界宮鴉翅。
露冷薔薇曉初試。
淡勻脂,金篦膩點蘭煙紙。
含嬌意思,殢[1]人須是,
親手畫眉兒。

卜算子·裊裊水芝紅(宋·葛立方)

裊裊水芝紅,脈脈蒹葭逋。
淅淅西風淡淡煙,幾點疏疏雨。

草草展杯觴,對此盈盈女。
葉葉紅衣當酒船,細細流霞舉。

從斤竹澗越嶺溪行(南北朝·謝靈運)

猿鳴誠知曙,谷幽光未顯。
巖下云方合,花上露猶泫。
逶迤傍隈隩,迢遞陟陘峴。
過澗既厲急,登棧亦陵緬。
川渚屢徑復,乘流玩回轉。
蘋萍泛沉深,菰蒲冒清淺。
企石挹飛泉,攀林摘葉卷。
想見山阿人,薜蘿若在眼。
握蘭勤徒結,折麻心莫展。
情用賞為美,事昧竟誰辨。
觀此遺物慮,一悟得所遣。

越歌(明·宋濂)

戀郎思郎非一朝,
好似并州花剪刀。
一股在南一股北,
幾時裁得合歡袍?

重游何氏五首(唐·杜甫)

問訊東橋竹,將軍有報書。
倒衣還命駕,高枕乃吾廬。
花妥鶯捎蝶,溪喧獺趁魚。
重來休沐地,真作野人居。

山雨樽仍在,沙沉榻未移。
犬迎曾宿客,鴉護落巢兒。
云薄翠微寺,天清皇子陂。
向來幽興極,步屣過東籬。

落日平臺上,春風啜茗時。
石欄斜點筆,桐葉坐題詩。
翡翠鳴衣桁,蜻蜓立釣絲。
自今幽興熟,來往亦無期。

頗怪朝參懶,應耽野趣長。
雨拋金鎖甲,苔臥綠沉槍。
手自移蒲柳,家才足稻粱。
看君用幽意,白日到羲皇。

到此應常宿,相留可判年。
蹉跎暮容色,悵望好林泉。
何日沾微祿,歸山買薄田?
斯游恐不遂,把酒意茫然。


相見歡·金陵城上西樓(宋·朱敦儒)

金陵城上西樓。倚清秋。萬里夕陽垂地、大江流。
中原亂。簪櫻散。幾時收。試倩悲風吹淚、過揚州。

太平寺泉眼(唐·杜甫)

招提憑高岡,疏散連草莽。出泉枯柳根,汲引歲月古。
石間見海眼,天畔縈水府。廣深丈尺間,宴息敢輕侮。
青白二小蛇,幽姿可時睹。如絲氣或上,爛熳為云雨。
山頭到山下,鑿井不盡土。取供十方僧,香美勝牛乳。
北風起寒文,弱藻舒翠縷。明涵客衣凈,細蕩林影趣。
何當宅下流,馀潤通藥圃。三春濕黃精,一食生毛羽。

贈高式顏(唐·杜甫)

昔別是何處,相逢皆老夫。故人還寂寞,削跡共艱虞。
自失論文友,空知賣酒壚。平生飛動意,見爾不能無。

瑞龍吟·章臺路(宋·周邦彥)

章臺路。還見褪粉梅梢,試花桃樹。愔愔坊陌人家,定巢燕子,歸來舊處。
黯凝佇。因念個人癡小,乍窺門戶。侵晨淺約宮黃,障風映袖,盈盈笑語。
前度劉郎重到,訪鄰尋里,同時歌舞。唯有舊家秋娘,聲價如故。吟箋賦筆,猶記燕臺句。知誰伴、名園露飲,東城閑步。事與孤鴻去。探春盡是,傷離意緒。官柳低金縷。歸騎晚、纖纖池塘飛雨。斷腸院落,一簾風絮。

雅安| 天长| 武安| 桓台| 乌海| 灌南| 临海| 呼伦贝尔| 黔南| 扬中| 台中| 平潭| 台州| 东海| 亳州| 自贡| 荆州| 广汉| 广元| 博罗| 任丘| 乐清| 喀什| 长垣| 鄂州| 驻马店| 湖州| 朔州| 湘西| 保山| 丽江| 台南| 青州| 馆陶| 怀化| 西藏拉萨| 青海西宁| 石狮| 偃师| 防城港| 烟台| 双鸭山| 许昌| 牡丹江| 那曲| 石狮| 吉安| 河池| 慈溪| 抚顺| 朝阳| 十堰| 迪庆| 慈溪| 武夷山| 丽水| 乌兰察布| 蚌埠| 威海| 汕尾| 淮北| 莒县| 大庆| 泸州| 晋江| 简阳| 湖州| 达州| 大庆| 沛县| 澳门澳门| 毕节| 镇江| 随州| 武安| 廊坊| 温岭| 衡阳| 永康| 攀枝花| 西藏拉萨| 晋江| 安岳| 德阳| 克孜勒苏| 辽阳| 铜仁| 武安| 佛山| 吴忠| 湖州| 改则| 内蒙古呼和浩特| 阜阳| 宜昌| 邯郸| 黄石| 牡丹江| 惠州| 阜阳| 赣州| 高密| 宁夏银川| 鄢陵| 新疆乌鲁木齐| 燕郊| 阿拉尔| 朝阳| 济源| 宁夏银川| 海北| 揭阳| 德州| 海南| 十堰| 嘉善| 鸡西| 桓台| 天门| 凉山| 包头| 甘肃兰州| 绵阳| 明港| 汝州| 辽源| 怀化| 肇庆| 阳江| 佛山| 澄迈| 三亚| 清远| 张掖| 金昌| 江门| 涿州| 濮阳| 本溪| 赵县| 温岭| 黑龙江哈尔滨| 黄南| 博尔塔拉| 晋城| 吉安| 日喀则| 锡林郭勒| 阜阳| 东海| 徐州| 来宾| 常州| 灌南| 巢湖| 周口| 安吉| 茂名| 塔城| 泸州| 库尔勒| 淮北| 南通| 本溪| 如皋| 牡丹江| 阿勒泰| 三河| 东莞| 庆阳| 南安| 柳州| 鹤岗| 淄博| 石狮| 扬中| 瑞安| 秦皇岛| 乌海| 鸡西| 泸州| 张掖| 宁夏银川| 三河| 泉州| 青州| 漳州| 呼伦贝尔| 德州| 黄山| 庄河| 攀枝花| 宜宾| 攀枝花| 淮安| 攀枝花| 金昌| 绥化| 正定| 齐齐哈尔| 鹤岗| 菏泽| 濮阳| 青海西宁| 沧州| 抚州| 库尔勒| 基隆| 海西| 吉林| 仁怀| 灌云| 香港香港| 沭阳| 瑞安| 阳泉| 新余| 定安| 荣成| 绥化| 克孜勒苏| 温州| 东方| 嘉善| 镇江| 醴陵| 乐清| 庆阳| 常德| 莆田| 昌吉| 广元| 保定| 赵县| 贺州| 洛阳| 河北石家庄| 阿拉尔| 孝感| 衡阳| 四川成都| 忻州| 和田| 贵港| 博尔塔拉| 塔城| 乐山| 汕尾| 清徐| 平凉| 宜昌| 台湾台湾| 济南| 伊犁| 衡阳| 五指山| 玉树| 阿坝| 铜川| 安徽合肥| 安阳| 五家渠| 平凉| 晋中| 新沂| 仁怀| 澄迈| 临猗| 盘锦| 日照| 眉山| 大庆| 馆陶| 澳门澳门| 宜宾| 贵港| 唐山| 淄博| 盐城| 张家口| 德阳| 台北| 辽宁沈阳| 绥化| 温岭| 宝鸡| 长垣| 许昌| 长治| 黄石| 怀化| 台北| 黑河| 鄢陵| 大丰| 邹平| 新沂| 赤峰| 甘南| 衡水|